当前位置:首页 > 香瑜记章节目录 > 香草捂春华193

香草捂春华193


  两人一起在树顶上谈了许久,聊的都是些七七八八的琐碎事。
  大多时候都是瑜姐儿在窸窸窣窣的讲着。
  季桦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却黑眸深邃、一脸认真的在看着她在讲。
  他像小时候一样,面上看着冷,却乖乖坐在瑜姐儿身边,一动不动听她说个没完。
  瑜姐儿也想起小时候两人经常斗嘴的画面,顿感那时的幼稚。
  月色下,两人一说一听的坐在树上聊着,画面颇为温馨。
  瑜姐儿讲着讲着,突然问道,“这一路你会还继续保护我们吗?”
  季桦想也不想的就点头,“会。”他以为瑜姐儿是在害怕路上还会遇到什么坏人,便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表示安慰。
  瑜姐儿不知他这动作是何意?她抬眼望去,却对上那道温暖的眉眼。
  她想了想,约莫他这是在给自己安全感,便仰起小脸,笑的一脸灿烂的看着他。
  “季桦~”
  季桦看她笑的灿烂,嘴角也跟着扬了扬。“怎么?”
  瑜姐儿笑着晃了晃脚丫子,歪头问他,“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再像这样坐在一起聊天吗?”
  季桦想了想,郑重道,“会有的。”等有机会他会再出来找她的,若是她想的话。
  瑜姐儿一听,立马高兴,“那好啊,你可别骗我。”
  季桦点头,认真道:“嗯。不骗你。”
  瑜姐儿这才开心的眯起双眼,笑的跟只小猫似的。
  季桦看她这容易满足的模样,不由想起他在苦寒之地曾救过的一只雪猫。
  那只雪猫儿浑身白毛,又软又粘人,就跟眼前的瑜姐儿似的,娇娇软软,绵柔可爱。
  瑜姐儿说着说着,人就困了。
  但她觉得自己要是一困,季桦肯定就要走了。
  他这一走,还不定多久才能再相见呢。
  瑜姐儿还想多跟他待一会,便强忍着睡意,努力撑了撑眼睛,尽量不让自己睡过去。
  但她困的晃晃悠悠,季桦又哪里看不出来?
  季桦怕她掉下树去,连忙揽住她的肩膀,轻声道,“回去睡吧,嗯?”
  瑜姐儿不想回去,连连摆手,“我不困……”
  她嘴上说不困,脑中的睡意却让她变得迷迷瞪瞪,最后竟是直接靠倒在季桦的肩上。嘴里嘟囔着,“我不困…你再陪人家待一会……”
  说完最后一句,她就闭着眼睛靠在季桦身上睡着了……
  季桦肩上一沉,就知道她睡过去了。
  他低头看向肩膀上的那颗小脑袋,低声唤她,“瑜姐儿?”
  但此时回应他的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季桦看了看夜色,天都快亮了,这丫头跟他唠了一整夜,不困才怪。
  趁车上的人还在睡熟的时候,季桦抱起睡着了的瑜姐儿飞快跃下树去。
  他轻手轻脚的将瑜姐儿放到马车里,然后从怀中拿出一个银手镯,随即轻手放进她的荷包里。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上个月的农历三十正好是瑜姐儿的生辰日加及笄日。
  这丫头这次奔波京城,连及笄宴也省了。
  不过她本人倒没什么介意,一路上仍是乖乖的。
  季桦知道这事还是因为上回他过来看望瑜姐儿的时候,正好听到钱老太跟余氏在谈这事,便留心记在心上了。
  他回想自己好像也送过什么好东西给这丫头过。但及笄礼肯定是要给她一份大礼的。
  只是他现在银票都没带在身上,身上存银不多,也只能给她买份浅薄的礼物了。
  上次他在经过一处市集的时候,正好看到街上有小摊在摆卖女子的首饰。
  季桦看着那摊子上摆的银手镯,不由自主就想起瑜姐儿带着银手镯的模样来。
  他想了想,其实比起银手镯,玉手镯才更配瑜姐儿那丫头。
  只是眼下这些地方,实在没什么好玉能给她打造玉手镯的,只能先买个银的给她垫吧垫吧了。
  至于玉镯,他就先记在心上,下回到了京城就给她买。
  那日季桦将手镯买下来后,就一直放在上衣的暗格里。
  他也不着急送出去,就只每天拿着那银手镯雕雕刻刻,也不知再雕刻些什么东西。
  这些日子他忙着山上山下的跑,倒是把这镯子给忘了。
  直到今夜跟瑜姐儿相认,他才把银手镯的事给想起来了。
  瑜姐儿这会在睡梦中睡的正香,完全不知道这事,顾自做着美梦。
  季桦将那镯子轻轻放到她荷包里,最后再深深的看她一眼,然后飞快的转身离。
  山上的那些骠骑兵早就在等他了。
  这几日,皇帝已经下令来催他百米加急的赶回皇宫去。
  但瑜姐儿那头还没安全抵达京城,所以季桦只能抗了圣命,一路护着瑜姐儿他们,慢慢悠悠的往京城去。
  他这样不急不缓的,可把皇帝气的不行,连连摔了几个茶杯。
  就连季桦手下的副将孔连曹都觉得他这样慢悠悠的真的好吗?
  他实在看不下去,只得来质问,“将军,您隔三差五到底干嘛去啊?圣上都下令来催好几回了。”
  季桦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便解释道。“别担心,我只是有些私事要去处理。”
  别看季桦不紧不慢的,但京城那边的消息他可没落下过。
  他虽人不在宫里,但眼线却都分布在京城四周,哪里会接收不到消息?
  皇帝成天百米加急,不过是因为他是个急性子,半点不等人。
  明明前天他才收到眼线的消息,说是朝廷那边暂时平稳,并无起乱。所以他这时候慢慢过去也无妨。
  至于皇帝着急,就让他急好了。他又无关痛痒。
  皇帝:…屮ㄞ%ㄜ#!!
  这些日子孔连曹见他来回奔波,却心情很好的样子,不由想到了别处。
  他想又想,突然想到什么似得,连忙惊呼,“将军!这段日子你该不会是去私会姑娘去了吧??”
  不然为什么每次回来他都一身淡淡的香气,还一脸笑意?
  孔连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要知道他们头儿一年到头都没个好脸色。
  但这几日他却日日好笑脸,尖锐的气息都变得温和许多,也不对谁凶了,一看就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试问,能让一个冷冰冰的汉子变得心情好的,会是什么?那当然就是漂亮的姑娘家了!!
  季桦被他猜了个正着,脸色一变,立马又变得冷肃起来。“继续赶路,恁个话多。”
  孔连曹被他凶,也不怕,还笑着过来揽他的肩膀。
  “您说说,哪家的姑娘这么好?竟能让您这么眉开眼笑的?”
  季桦没好气的挥开他的手,“你很闲?嗯?”最后那个嗯字简直充满威胁。
  孔连曹生怕他叫自己去做什么苦差事,连忙求饶,“行行行,您忙您忙,我走了。”
  骠骑军稍作休息一下,便开始继续启程。
  这头。
  瑜姐儿在马车里一觉睡到了隔天的晚上,可把余氏吓的呀。
  直到晚上她迷瞪瞪的醒来,余氏才松了一口气。
  “娘?”
  瑜姐儿一起来就看到余氏守在她身边,还以为她怎么了。
  余氏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见不烧,才放心了。
  “你啊,怎么一睡就是一整天?可把娘担心死了。”
  瑜姐儿“啊?”了一声,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睡了那么久!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饶了饶头,歉意道,“让娘担心了,人家是有点困…”
  余氏只要不是她生病就可以。
  她拿手点了点瑜姐儿的额头,叹气道,“你啊,真是娇生惯养的,才走多久就这么累,你祖母都没你这般疲倦。”
  瑜姐儿做贼心虚的吐了吐舌头,到底不敢说她是熬夜累出来的。
  其实就她这体格还算好的,虽然力气不大,但也活蹦乱跳,鲜少感冒啥的。
  小时候她就天天出去瞎蹦跶,也就长大了钱老太才禁着不许她出去疯玩。
  真论起来她也才勘堪养尊处优了几年而已,不然整个儿童时期她可都是天天带着团姐儿出去玩的。不然小胖团能瘦那么快。
  如今举家迁徙京城,几个孩子的身体素质其实还算好的,一路上都没生过病,显然都是小时候爱跑爱跳的锻炼出来的体质。
  就连钱老太跟余老娘也是身体倍棒。
  毕竟她们在小镇的时候,天天不是出去唠嗑,就是在院子里种种小菜瓜果什么,所以身体一直都很好。。
  比起京城里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太太小姐们,瑜姐她们一家算是活蹦乱跳的体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