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寒丑录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少年承议郎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少年承议郎


  慕容靖石见邢绶中招,正要上前相帮,岂料那毛横见机甚快,不待他出手,早已抢先攻来。慕容靖石无法,只得与之缠斗。
  那毛横仗着玄武咒印的力量强过烈魔心法,肆无忌惮地一招接着一招攻向慕容靖石。慕容靖石催动烈魔心法,脚下流云步运转,虽说也不惧那毛横的玄武咒印,但也无法摆脱,心中不由烦闷。
  苏洛言自知所学医书中,对解蛊一术并无所载,心中也不敢大意,几枚飞针将邢绶身上要穴封住,然后又从怀中掏出一个香囊,取出几枚药丸,运开掌力,将它搓碎,抹在了邢绶上半身。
  这些药丸,只是她平时配制,驱赶毒虫所用,此时拿出来,实在是病急乱投医,她的心中只盼着能起一点点作用。
  苏洛言焦急地给邢绶擦着药。
  林珍儿本欲趁此机会下手,却被贺铃儿一把拉住,再顺贺铃儿目光看去,只见肖寒手中的弓箭正瞄着自己,心中咯噔一下,竟是不敢轻举妄动,眼睁睁地看着苏洛言做完这一切。
  贺铃儿忽然又笑了,道:“你以为这些药丸真能驱赶金线蜕元蛊?当真可笑!”
  苏洛言秀眉倒竖,美目圆睁,看向贺铃儿,怒不可遏:“要是我夫君真有个三长两短,老娘就将你刺上个百十个窟窿,剁成肉酱喂狗!”
  莫名的杀气陡然弥漫出来,贺铃儿浑身一抖,目瞪口呆地道:“不是我下的蛊……”
  苏洛言冷“哼”一声,数十枚银针挥手而出,罩住了林珍儿周身要害。贺铃儿本来站在林珍儿身边,此时大吃一惊,赶紧躲开。
  林珍儿大惊失色,躲闪不及,双脚连连点地,引身爆退。
  那苏洛言不待银针飞至,早已挥舞一双短刺扑了过去,招式犀利,攻向林珍儿。
  贺铃儿吃惊地看了看怒气冲天的苏洛言,忽然反应过来,正要掠向邢绶,却忽听一声呼啸传来,连忙下意识躲开,躲不及时,一支羽箭擦面而过,在她脸上留下了一道极为难看的伤痕。贺铃儿惊魂未定,却听一道春雷猛地炸响:“你敢动一下试试看!”
  她扭头看去,只见肖寒张弓搭箭,正瞄向自己。
  贺铃儿的心瞬间沉了下去。原本她只是打算和林珍儿一起来协助毛横,岂知道一来就打了个昏头昏脑。
  眼见行事不对,她只顾想着怎么让大家都从容脱身,毕竟慕容靖石在密州之时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谁知,她还没想好主意,林珍儿便已出手,场上又乱得一塌糊涂。
  毛横追打慕容靖石,虽说慕容靖石摆脱不开,但毛横却也是招招落空。毛横眼见慕容靖石屡屡躲开自己的攻击,心中不由得烦躁起来,更是紧追不舍。
  而林珍儿突然用蛊,似乎是真的惹怒了眼前这个药王弟子!
  此时的苏洛言完全是舍身的打法,招招不要命地攻向林珍儿。
  贺铃儿正要见机控制已经中蛊的邢绶,却不料肖寒突然站了出来……
  贺铃儿忽然惊奇地发现,本来她以为有毛横在,双方至少势均力敌,但就眼下形势看来,若是再无人来相助,这一切便成了未知。
  她这么一想,几只蛊虫悄悄爬上了她的掌心。
  “诸位,不如咱们结盟,你们先将解药给我,咱们一起拿下慕容靖石!”一个少年的声音陡然传来,贺铃儿闻声望去,肖寒也朝哪里瞥了一眼。
  贺铃儿好奇问道:“你是何人?有什么资格跟我们结盟?”
  肖寒却是一愣,单鸣飞?他居然又回来了?
  少年人冲贺铃儿微微一笑,道:“我当然没有资格提结盟一事,但慕容靖石毕竟是我们一致目标!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妨先合作。拿下慕容靖石,再谈其他!”
  贺铃儿原本想的是如何摆脱慕容靖石一行人,提高己方的机动性和突然性。可是眼前这少年张口闭口居然是想要跟她合作,以求获利!
  她还没想明白,那肖寒已是一箭射向单鸣飞。
  “小心”二字还未出口,不远处的阁楼里,又是一箭射出,竟也是直奔单鸣飞!
  可此时这个少年却似若未见,仍是微笑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目诚恳地看向贺铃儿。
  一个刹那,双箭飞至,箭头却撞在一起,于是两支箭各自失了方向,扎向了别处。
  贺铃儿大吃一惊,这阁楼里怎么还有人?
  她和林珍儿出现时撒下的毒粉,原是可以随风而散,让整个院子里无人能躲。
  要说眼前这少年是得毛横之助,已经解了毒,倒可以理解。可是阁楼里的人却是怎么解的毒?
  莫非这里另有高人?
  肖寒早已重新拉满弓弦,那支箭却又不敢轻易射出。如今,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贺铃儿、单鸣飞,再加上阁楼上的钱县令,三个人竟成“品”字,见他围在了当中。
  “好,我答应你结盟,先拿下慕容靖石再说!”贺铃儿道,下意识地看向阁楼上。
  这时,一道春风从她耳边轻轻刮过:“姑娘莫要答应的太早,一切可还没有定论呢!”
  四个人一齐扭头看去,但见一个身着官服的少年正走过来,手中拿的,也是朝廷赐下的佩剑。
  少年走近了,微笑着一拱手,道:“本官大唐承议郎朱开,奉上谕,前来请慕容先生往长安一叙!”
  此时的长安,已被唐军收复了。
  这少年的声音虽然好听,但传入贺铃儿耳中却是万般刺耳。
  此时,一边躲避毛横,一边关注现场形势的慕容靖石猛地放下心来。
  君子不立危墙!这个少年承议郎,定然不是孤身前来!
  虽然不知道这时候朝廷派来承议郎,其目的到底是善是恶。
  单鸣飞忽然失笑道:“大唐承议郎?朱开?听都不曾听过!而且,你以为就凭你一人,就能救下慕容靖石?”
  朱开也笑了一下,道:“你错了,我要救的,可不止慕容先生一人!”
  他话音刚落,一个半大的孩子手拎着一把唐刀,飞也似地跑了过来,大声喊道:“哥,你带来的人马,我已经安排妥当了!保证这里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单鸣飞闻言一愣,道:“承议郎不是文官官职么?如何来的人马?”
  朱开嘴角轻挑,笑道:“当今天子授意代国公郭中书暗中派人巡查慕容先生下落。我便是在明的那个人,我带来的人马,是在暗的人。若非如此,怎么能瞒过你们这些人的耳目?”
  慕容靖石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还没能摆脱毛横这些人,朝廷的人已经盯了上来。
  此刻朱开出现,绝不是简单的解救他们几人这么简单!
  一切,怕都是为了乾佩和先天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