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影决章节目录 > 第七十九章 龙血之势

第七十九章 龙血之势


  铅灰色的乌云在法兰西城上空已积蓄良久,层层交错下,就连阳光都难以向下投射半步,令人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
  但与这天象相反的却恰恰是这场雨,它并不同与以往般倾泻而下,而是缓缓紧缩着,安宁平静,唯有乌云越积越厚。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发号施令,它才会轰然倾泻。
  威廉悠悠地从某个封闭空间里醒来,头痛欲裂,大脑中一片空白,像是被人从身后猛敲了一棒子然后昏迷到现在。
  “莫非是昨晚喝醉了?”他刚想抬起右手按按太阳穴,却只听见“叮叮当当”的金属声,随后才发现自己被一副手铐卡住了,一边拷着右手,另一边则拷着铁栏杆。
  这可不是喝醉酒能惹出来的祸端,威廉一下就清醒了,他低头喘息了一阵,细细思索一番,随后才用左手从鞋跟底下抽出铁丝,三下五除二便解开手铐。
  “不过,这是哪?”他撑着护栏站起身。虽然现在已经挣开了束缚,但大脑中的疼痛却丝毫不减,显然还未完全清醒。
  而这时,身下的地板却陡然一震,紧接着威廉便感受到了一股向上的冲力,随后整个封闭空间都随着这力量向上攀升——毫无疑问,这是一架升降机,之前他只顾着关注手铐,却直到现在才发现这一点。
  局势越来越不妙了,因为他终于回想起昨夜与格林克斯的约定,本来威廉还打算在白天靠什么办法溜掉,却没想到这一觉醒来,外面的天色都暗成这样了,简直像是暴雨压城。
  很快,那股向上的速度消失了,眼前的大门也缓缓拉开,向这密闭空间里逸散出大量的蒸汽。视野里一片模糊,只能依稀看见前方一条宽约两米的过道。
  过道两旁带有不足半米的护栏,而护栏之外则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以及无数精密的机械装置,就像是寓言里提到过的机械王国,它以无数机械来代替人类进行统治,千百年都未曾有过差错,但当外人进入王国进行学习交流时,却发现那里早已经连一个人都不剩了。
  而这里就是绝无生灵之所,了无生机的四面八方里,只有威廉一个人缓缓走出了过道。
  “这是哪?”或许是因为厌恶这种压迫的气氛,威廉的语气也有些不耐烦,他没有刻意地朝着某个方向说话,但却感觉迷雾四周都是人影。
  “你只是在明知故问,从踏出门的那一刻起,你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迷雾之中,一道脚步声正慢慢靠近。
  “我不能确定,罗伊那家伙只谈到他要在今晚与你对决,却没和我说具体是哪。如果要我猜,大概是通天之塔?”
  迷雾中的人沉默了一会儿:“你很聪明,拖延时间让我带你来到这,是打算赌一把他会来救你吗?”
  威廉这次静默以对,双眼却凝望着四周,似要找出格林克斯的踪迹。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布局吗?”看见他这诡异的举动,迷雾中传来一阵笑声,“我会带你来通天之塔,难道当真认为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错了,我同样也在利用着你。”脚步声忽地变快,威廉只感觉一股沉重的力量瞬间压了上来,像是要把他全身的骨头压碎都在所不惜,“只要有你在,森特学院便不会轻举妄动,罗伊索沃特也必定会来。只可惜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最后得到的却只有一具尸体。”
  “你到底想要什么?”威廉咬着牙问。
  “你的命、瓦卡提斯之剑……还有天选之子的血液,只有罗伊索沃特的血,才能激发瓦卡提斯这把毁灭之剑的真正威力!”
  “天选之子吗?原来如此,”闻言,威廉面露讥讽,“怪不得路易斯初次以真面目见我时,就想着让我把血滴在那把剑上,但恐怕我让你们失望了吧?”
  “无伤大雅,你同样也是一把钥匙。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想到那个剑道世家的小窝囊废,居然会是传说中的天选之子。”脚步声终止,一道挺拔的身姿站在了威廉面前。他已经看不出是格林克斯的样子了,或者说,现在站在身前的,才是真正的格林克斯。
  他拥有年轻且桀骜不驯的面庞,高挑且健硕的身姿,之前那于身上随处可见的皱纹则更是看不出一点痕迹地消失……眼前分明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而非那个已至暮年的格林克斯。
  威廉感受到了一种以前从未见过的压迫,那根本就是铺天盖地乌云,黑压压地覆盖在心头。
  “你用了多少龙血?怎么注射的?”他用轻微的颤声发问。
  格林克斯露出一丝僵硬的微笑:“仅仅一半,那种极致的力量,就连我也不敢在一天之内全部吸收。至于注射的方法?你应该很清楚吧,只有在午夜时分最寒时刻,龙血才能被人体吸纳,成为自己血脉中的一部分。”
  “你疯了,那明明只需要几滴,就足够治好你的病了!将那种血液吸纳入体内,最终只可能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被腐蚀心智,成为它的奴仆。”
  “你就继续抱着那弱者的谎言固步自封吧,千百年来人类被困在圣阶难以越前一步,只缺一个契机,试问如果那管血清就摆在自己面前,谁会拒绝?”
  “我会。”
  格林克斯一愣,显然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所以你永远也成不了神,当在我注射血清时,那种感觉让我明白:其实红龙之血并非毒药,它只是在排斥弱小的生命。那种极致的力量,一旦被吸收殆尽,我就将成为新时代的神!”
  “你真是最可笑的人……新时代的神,可不会下作到用像你这么卑劣的手段。”在格林克斯的压迫下,威廉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但哪怕是被居高临下地俯瞰,他的眼神却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是吗?至于你,卑微的弱者,只能成为凡人谈资的超级天才,又曾有过任何成就?你的一生将在今日盖棺定论!”格林克斯的情绪显然是因为威廉的话而波动,他抬起右手握拳,顷刻间方圆十米的元素能量都汇聚了起来,以他为中心环绕成一股四色风暴,地风水火四大元素交错联结,最后在格林克斯的手臂上凝聚为一点——光是轻微的压迫,便足以穿透一座巨型水坝!
  而现在,这一点正指着威廉杰斯坦。
  “遗憾的是,今夜恐怕看不到星辰了,你最后的愿望,就留着到另一个世界实现吧!”
  语毕,声绝。格林克斯轻轻弹了弹食指,极具穿透性的奇点便在转瞬间飞射而出,所到之处一切实物都化为灰烬,直至打穿通天之塔的外墙!威廉侧身闪避,但仍让那奇点扫过胸膛,将他击飞十米了有余,重重地轰在墙上!
  万物俱寂,直到他的声音再度从面前传来。
  “你太心急了……格林克斯,我还有话跟你说。”难以置信的是,受如此重伤,威廉居然又重新站了起来。他拍了拍满是烧痕的外衣,浑身上下却无一道新添的伤痕,显然那奇点的攻击是被某种不知来源的能量抵挡住了,可他明明还套着禁魔手环,又怎么可能释放出魔法能量?
  “你确实比任何人都更要麻烦,还有什么遗言要说?”见此,格林克斯显得异常惊讶,但他的惊讶并未持续多久,因为再怎么能蹦跶的麻雀,终究也只是麻雀。他虽然好奇威廉是如何挡住自己的这一击,但也绝不会因此而感到张皇失措。
  “你根本,就配不上剑圣这个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