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鹤侠传奇章节目录 > 弟一百零五章:怒斩阿都赤

弟一百零五章:怒斩阿都赤


  奎儿几个听到了喊叫声
  急忙冲上楼,正碰上了那六员大将,几个人是大打出手,片刻间,和几员大将扭打在一起。
  不一会儿,赵龙赵坤,李锦等人听到撕打声,也飞奔到了阁楼上,七个人大和那六员大将,大战起来。一直从阁楼打到底楼,李锦猛地问道:“狗儿,哥哥那去了?”狗儿大声回道:“哎呀,不知道,我们上楼就打起来了。”
  李锦心中一惊,大步跑到楼上,朝四处一瞅,才发现窗户破了个大洞。他上前往窗户外一看,就见林岳正在和阿都赤厮杀,他大喊一声:“哥哥,我来了,”纵身一跃,从窗户上跳了下去,挥刀冲向了阿都赤。
  兄弟俩一前一后,不到三十个回合,那阿都刺伤口大量出血,不到三十个回合,便体力不支,手脚不稳,边应招边大声喊道:“阿吉图鲁,快来救为父……”
  林岳一挥剑大声喊道:“李锦闪开,”纵身一跃,给那阿都刺来了个缠头裹脑,那阿都刺啊地一声,瞬间尸首分离,惨死在当场。
  李锦急忙脱下里边的衣服,把阿都刺的人头一包,俩人一阵轻功,飞到了大殿前,林岳回过头朝殿内大声喊道:“兄弟们快撤,”赵龙赵坤等人,正和几员大将打得火热,有两位已经被奎儿和狗儿,撕扒成好几块了,一听林岳让撤,谁也不肯离去。
  司徒小虎看苗头不对,忙大声回道:“师父,你们先走,我们马上就来,”话没落地,林岳和李锦刚要转身走,片刻间就见王府里里外外,是灯火通明,呼声震天:“兵将们……快冲呀……抓刺客呀……”哗
  是一下子从四周围上来不下两千士卒兵将家丁,林岳猛地一转身,对李锦说道:“兄弟,我掩护,你快走,”李锦将那阿都刺的人头往地上一扔,大声回道:“哥哥,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更何况怕他们这几千鸟人做甚,干脆今夜将这贼窝一锅端了。”
  李锦刚把话说完,就见打人群中冲过来一员大将,高有八尺,虎背熊腰,身穿金甲,外罩紫色缎子战袍,脚下虎头高腰靴,手中握着一把黄金锏,头戴凤翅金盔,脸大如盆,面似红铜,扫帚眉,驴眼,鹰钩鼻,血盆海口,连鬓胡须。
  此人说话之间来到了兄弟俩跟前,右手高举金锏,大声喝道:“哼,你们好大胆子,尽敢行刺我父王,拿命来,”话音一落挥锏就朝林岳的身上打去。
  林岳将羊皮袄脱下,往地上一扔,右手一挥青云碧血剑,是接架相迎,片刻间俩人扭打在一起,那大将招招下狠手,林岳剑剑猛刺,大打了三十个回合,就见四周人头涌动,那一千多人瞬间全都冲了上来。
  说是迟那是快,李锦挥起双刀,大喊一声:“尔等今夜就是你们的死期,看刀。”话一落是左右开功,上下翻飞,前刺后砍,外加霹雳旋风腿。片刻间嘶喊声震天:“啊,救命,爹呀,娘呀,爷爷奶奶呀……”没有半个时辰,前来助阵的士卒倒下了一大片。
  李锦是气不长出,面不改色,是越杀越起劲。再看那大将,和林岳一连大战了两百个回合,就感觉有点吃力了,暗暗想道:“这小子可真难对付,”林岳边打边瞅那大将,心想:“这小子肯定是那阿都刺的儿子,阿吉图鲁,待我将他的人头取下,一起祭奠那冤死的亡灵,”俩人是从地上打到大殿顶上,又从大殿顶上打到地上。林岳上穿下刺,左劈又砍,一会儿猴上树,一会儿虎登山,一会儿蟒翻身,一会儿龙探爪,千变万化,打的那阿吉图鲁,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没等他出锏,林岳的剑就已经到了身前,阿吉图鲁是硬着头皮死战,俩人又大打了一百个回合,那阿吉图鲁,就觉得脚后跟发软,两腿直打颤,浑身直哆嗦,手一抖,金锏掉到了地上。林岳趁机来了个一剑穿心,那阿吉图鲁,连最后一声都没喊出来,大吐了几口鲜血,倒地毙命。
  林岳转过身,大喊一声:“李锦,哥哥来也,”两脚轻轻点地,一个蜻蜓点水飞到李锦的身前,噌楞楞,高举宝剑,纵身一跃,一阵金鸡乱点头,片刻间打倒了一大片。剩下的兵卒一看大将都死了,脚底一抹油,是撒丫子就跑。
  就在这时忽听得一阵呐喊:“哥哥哎,兄弟来也,”林岳扭头一看,是赵龙赵坤,狗儿奎儿,司徒小虎陆子涛。急忙大声喊道:“兄弟们,快追,别放跑一个,”话未落,几个人一阵轻功飞上前去,截住了那些兵卒,一顿无影脚,东扫一大片,西扫一大片,没用一半个时辰,打得那些兵卒们,是哭爹喊娘,是屁滚尿流,逃也逃不了,打也打不过,一个个抱着脑袋,直呼道:“大侠饶命啊……好汉饶命啊……哥哥兄弟饶命啊……”
  林岳一个仙鹤展翅飞了过来,大声喝道:“哼,尔等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强取豪夺,目无王法,坑害百姓,乱杀生灵,是人神公愤,天地不容,想活命问问我手里的剑愿不愿意,尔等拿命来。”
  林岳几声呐喊,瞬间把那些兵卒们吓得一个个,魂飞魄散,没等林岳动手,噗通噗通倒下十几个。其余的那些兵卒,是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饶道:“爷爷饶命啊……祖爷爷饶命啊……”是恨不得把八辈的祖尊都喊出来。
  石泉有点心软了,他急忙上前一步,拽了拽林岳的衣袖,轻声说道:“师父,就放过他们吧,怪可怜的,想必他们家中都有妻儿老小,罪魁祸首还是那宁王阿都赤,算了,杀人不过头点地,饶了他们吧。”
  林岳转过身,和石泉使了个眼色,小声说道:“你以为我真要杀他们,这些人被都那阿都赤,养成了饿狼,如果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咱们一翘腿走了,受伤害的还是老百姓,你就不用管了,师父心里有数。”
  石泉一听林岳这么说,急忙躲在了一边,林岳将那些兵卒,教训一番后,扒了他们的盔甲,收了兵刃将其赶出了宁王府。又和兄弟几个将宁王府,里里外外搜寻了一遍,才发现,在正殿的地底下,有十多间密室,和三间刑房,还关押着一百多个妙龄女子,一个个被打的满身是伤,除了脸上,没有一处皮肤是完好的,有几个都被逼疯了,是披头散发一句话也不会说,一个劲直笑。
  林岳二话没说,挥剑将密室所有的锁链砍断,将那些被关押的女子全都放了出来。大声说道:“你们都自由了,各自回家个父母团聚去吧!”说罢,转身刚要离开密室,那些女子噗通,全都跪倒在地:“一个个泪流满面,连连磕头谢道:“多谢大侠救命之恩……多谢大侠救命之恩……好人哪……菩萨保佑好人平安……”
  林岳没说什么,忙和兄弟几个离开了密室,来到大殿外,将阿都赤父子的首级带上,大步流星就往府外走。一出府门,几个人瞬间惊呆了。
  就见府门外站着好几千老百姓,有男有女,老老少少,大大小小,一个个左手举着松树明子做成的火把,背着弓箭,右手握着斧棍钩叉,齐呼道:“杀奸贼……杀宁王……杀阿都赤……”
  林岳呆立片刻,忙大声说道:“相亲们,那宁王已死,大家都速速退去吧,”话音没落,店家林富贵大步跑上前来,噗通跪到在地,大声哭喊道:“恩人哪……多谢大侠为我妻女报仇……相亲们……这就是咱们的大恩人哪……”
  店家的话音未落,好几千人,全都跪倒在地,是连连高呼:“多谢大侠为民除害……好人哪……活菩萨……”林岳急忙躬身行礼,大声说道:“相亲们,快快起来,除此祸患乃是皇上的旨意,大家要谢就谢皇上吧。”
  林岳话一落,那些被解救的姑娘们,纷纷哭叫着跑了出来,宁王府外,霎时间,叫爹喊娘,是哭声震天,兄弟几个看到这团聚的的一幕,一个个也不由得掉下了眼泪。
  林岳看了时辰,已经过子时了,忙和兄弟几个说道:“兄弟门,已经过子时了,咱们带着贼人的首级,不方便留宿,快快出发赶回京城吧。”
  兄弟几个点点头,大步流星走到南墙下,林岳一吹口哨,黑旋风立刻带着七匹跑了过来,兄弟几个抓缰在手,搬鞍纫簦,飞身上马,快马加鞭,朝京城的方向赶去了。
  几个人刚走不大会儿功夫,还没出辽阳城,店家林富贵,摧马赶上来,离不远就大声叫道:“兄弟几个,慢走,”林岳一听是店家,:“喻,”急忙待住坐骑,大声说道:“富贵兄,大冷的天,你还追来干嘛!”
  店家摧马横在了兄弟几个前面,大声说道:“你们为我妻女报了那血海深仇,”我都没来得及感谢,你们怎么说走就走了,不行,要走天亮了再走,我也不拦你们,现在快快随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