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民留影之第三百六十一行章节目录 > 第 074 章:装神弄鬼惹人思,搬山填海金不换

第 074 章:装神弄鬼惹人思,搬山填海金不换


  1
  那离去的小船始终不见回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阴沉沉的,周围升腾起漫天的海雾。
  我站在船头上,通过勾勒周天星辰图,早已对石阵了若指掌。
  申屠寒冷峻的眼眸盯着我,似乎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我随手将手中的字条撕碎,扔进了海中,向着张旭豪道,“张督军,请把所有派出去探寻的人招唤回来,等会我念动了咒语,这茫茫后海,自会有出路。”
  张旭豪凝视着我,疑惑道,“你休要开玩笑。”
  “怎么会呢。”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终于出了口怨气,总算把被他玩弄在股掌之间的怒气找补了回来。
  “你真能看懂这星辰图?”三禅和尚狐疑望着我。
  “怎么?大师不信?”我眨着眼睛看着他,故意道,“等会我一念动咒语,不要说什么周天星辰,就是西方如来,三清师祖都会前来报道,为我们驱开道路前行。”
  所有人愣怔着,目光落在我身上,仿佛看到了天下最大的傻子一样错愕。
  许久,张旭豪咽了口唾沫,“你真确定?”
  “当然!”我打趣道,“如果督军大人不信,我可以立下军令状,如何?”
  张旭豪来了兴趣,瞪大了眼睛道,“此话当真。”
  “比真金还真。”
  张旭豪冷眼凝视着信誓旦旦的我,深吸了口气,随手向着身旁的警卫看了一眼。
  警卫领会其意,飞奔向瞭望台。
  约莫片刻间,号角声呜呜响起,响彻了整个天际。
  申屠寒冰冷道,“真看不出,你还有此等本事?”
  “不可思议吧?我能耐大了,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申屠寒白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撇过头去,凝视着海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三禅和尚叹息道,“师尊去的那一年,本答应要教我周天星辰图,可是至死都没有能实现。”
  他说到师尊,变得无限伤感。
  他是从不会动情的人,瞧着我的目光,此刻竟流露出浓浓的伤情。
  张旭豪凝重的面容,望着前方时而闪现的巨石阵,心里充满了担忧。
  逐渐看到了那离去多时的军汉归来,逐一上了船后,略显的狼狈,似乎遇到了什么。
  “督军,礁石阵中,水流湍急,非常难以自处。”
  张旭豪点了点头,“辛苦你们,去休息吧。”
  军汉们狐疑中带着疑惑,然而督军已经下达了命令,不敢停留,忙向着外面奔去。
  张旭豪目光落在我身上,“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我想了想,伸了伸懒腰,“督军,我肚子有些饿了,哦对了,再来些酒就更好了。”
  张旭豪眼角一紧,目光射出寒芒。
  “怎么?不会又想让我出力,又不想让我吃饱吧?”
  “不会!怎么会呢?”张旭豪招呼了声警卫,“去,准备一桌席面,哦,对了,端到这里,我要看着杜老板吃完。”
  警卫飞奔而去。
  我扫过三人的面容,心里暗暗得意。如黄裕所说一样,我开始虽不知什么是周天星辰图,可是曾听百晓生讲过,关于周天星辰大阵的事情。
  据说在远古的时候,妖族和人族大战,人族惨败,一败再败。
  眼看退无可退,人皇伏羲氏出现,随手摆下周天星辰大阵,暗合八八六十四卦象,象征阴阳,暗合天地无极大道,玄妙之时,可演变天地万象,神妙无端。
  妖族嗅觉虽灵敏,可是仍被困在了周天星辰大阵中,最后无奈投降。
  之后周天星辰大阵消失,然而不知百晓生在哪里找到了记载,曾给我讲过其中的原理。
  其实所谓的周天星辰大阵,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玄奇,他不过是暗合周天时辰,以周天十二时辰为主杆,逐渐运行。
  目的也只是为了迷幻敌人而已。
  如今想通了这些,才恍然明白,这眼前的一切就是所谓的周天星辰大阵,而这四周的海雾,定然也是大阵造成的幻像。
  我相信,只要避开这周天星辰大阵,便能安稳的出去,更何况这后海之中,阔野无边,不知其大。
  纵使布置周天星辰大阵的人何等了得,不可能将整个后海都布置了周天星辰大阵。
  可就算此刻想要这样绕过去,也无法判断究竟在什么地方没有星辰大阵。
  我却知道一个原理,那就是周天星辰大阵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柔和内敛。
  换而言之,如今这凸起的石阵,就是为了防止偷袭着闯入的话,那里面的人如何出来?
  当然是知道周天星辰大阵秘密,所以才这样有恃无恐。
  周天星辰大阵,会随着时辰的推移,不断变化。
  也就是说,从丑时起,周天星辰大阵开始运转,暗合规律,不断运转着,到了亥时的时候,周天大阵归一,约莫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过了这个时辰,周天星辰大阵又从开始运转,周而复始,往返不迭。
  军汉放下一张小几,放上了鸡鸭鱼肉,然后真给了一瓶酒。
  我也不当回事,随意坐在甲板上,打开酒,倒了一碗,喝了口,觉得腥辣入口,令多日来的烦闷一扫而空。
  随手撕下一块肉,大口咀嚼起来,觉得爽口。
  咽下去后,这才发现申屠寒愕然望着我,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撕下鸡腿,咀嚼着,向着张旭豪等人招呼道,“不要客气,坐下一起吃。”俨然我就是主人。
  可是三人的目光,一个比一个怪诞,仿佛我此刻吃的就是断头酒一样。
  看我奇怪,三人各自一边,凝视着海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细嚼慢咽,一边看着天时,此刻看情况,也就酉时初,距离亥时还一个多时辰,于是放的更慢了。
  期间张旭豪回眸看过我一眼,发现我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虽疑窦丛生,也不好说什么。
  然而时间就是变得很慢,我喝完了酒,有些微醺,摇摇晃晃,随时可能跌到。
  “怎么?可以开始了吗?”
  “啊?”我故意掐指一算,摇头道,“不行,吉时未到。”
  “哼,你的吉时是什么时候?明天吗?”申屠寒怒问。
  “山人自有妙计。”我轻松调侃道,“你们守着吧,我去休息了。”
  张旭豪勃然大怒,“站住?你不会是在玩我们的吧?”
  “不是。”我调笑道,“还是那句话,如果过了明天,都算我食言,到时会督军想要怎么处置,悉听尊便,但是,在没有过明天以前,我说了算。”
  张旭豪无言以对了。
  我临近船舱时,向着他道,“哦,对了,我做法事,需要香案和黄纸,这就拜托督军了。”
  说完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船舱。
  2
  再次来到了仓库前,不过,此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切修整齐备。
  一道华丽的墙壁出现,雾蒙蒙的,没有人能看清楚其中的是什么。
  张旭豪充满了疑惑。
  黄世发径直上前,随手移动起来,片刻间,墙壁移开,出现了石门。
  随着几名壮汉打开石门后,璀璨的金光透射出来,逼迫的众人睁不开眼睛。
  张旭豪双目失神,从没有见过这么多金条。
  在他眼中,这完全是一座金山,不知几何的金山。
  他震惊了,失神上前拿起一块,仔细看了看,确定是真金无疑。
  他惊讶地凝视着一脸高深莫测的黄世发,忍不住询问道,“这有多少钱?”
  黄世发笑道,“这是我多年全部的身价,大部分都在这里了?这也是为了让张家信任我黄家。”
  “大部分?信任?”张旭豪凝重起来,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父亲。
  他脸颊上闪现出贪婪,如果要是有这些金条的话,那他还愁什么?
  “给了答应你的钱后,会陆续有钱补给进来。”
  黄世发显得很轻松,而一旁的东硕,全身发软,他哪里见过这么多金条。
  听着黄世发的话,张旭豪深吸了口气,“黄世伯难道不怕遭贼吗?”
  “贼?”黄世发大笑起来,“莫非你在说自己?”
  张旭豪面容一寒,盯着他的笑容,感觉到奇怪。
  “实话告诉你,就算是军队来了,也无济于事。”黄世发收起了笑容,凝视着张旭豪道,“看来你是担心我的钱丢了。”
  张旭豪附和道,“不错,毕竟这可是无法估量的钱财。”
  “你难道没有闻到什么不对劲吗?”黄世发提醒着,显得阴沉起来。
  张旭豪扬起头来,四处嗅着。
  “除非有人不想活了,不想让安西存在了,才敢来打我这些钱的主意。更何况,我在外面设置了机括,强行破开的话,这些钱都会陪着安西一起消失。”
  “你什么意思?”张旭豪紧张起来,随着回过味来,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你在这里放置了火雷?”
  “不错,足以毁灭整个安西的火雷。”
  嘟噜噜的声响想起来。
  黄世发张开手道,“听到了吗?一条河流似的火雷,就藏在这整个仓库中,一旦强行破开,整个安西瞬间成为火海,即便是这些钱,也就成了废墟。”
  黄世发慢慢收起了笑容,语重心长道,“所以你大可放心,就算安西不在了,只要我不想打开这里,不愿打开这里,谁都休想拿走这些钱。”
  张旭豪眼神凌厉起来,冷冷道,“黄世伯真是好手段!小侄万分佩服。”
  “彼此彼此。”黄世发淡然道,“我承诺你的,你可以拿走。”
  张旭豪犹豫了下,忙向着身后的人呼喊道,“还等什么,给我搬走。”
  军汉凝视着眼前的金山,动作迟缓,逐一向着外面走去。
  沿路有军汉和黄家的人监视,防止有人图谋不轨。
  东硕几乎成了傻子,不知为什么,他看着这些被拿走的金条后,竟莫名的心痛。
  然而看向一旁的黄世发,惊愕地发现,他一脸的笑容,似乎这一切都是他最希望看到的东西。
  东硕想要制止,可是面对张旭豪,他不敢有任何的意见。
  当答应的数额齐备后,黄世发再次关上了仓库,讳莫如深地看了一眼东硕,然后陪着张旭豪向着外面走去。
  张旭豪恋恋不舍地望着那仓库的石壁,包括东硕,也同样的疑惑,充满了期盼。
  也从这一刻,围绕着这座仓库的战斗,悄无声息地在他们之间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