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华山之梁发章节目录 > 第一五五章 生死不论

第一五五章 生死不论


  宁中则心中暗暗叫苦,健壮蒙面人剑法高超精妙,和自己的剑法各有千秋,一时难分胜负。轻功卓绝,丝毫不在自己之下。可内力却是强过自己一筹,心知再硬拚下去,自己必败无疑,甚至还要伤在对方剑下。
  另一边何三七也与另一人拚斗了数十招,已是渐渐沦为守势。
  岳不群大吃一惊,何处出来这数个高手?能与当世十大教派掌门拚斗,且还能占得上风。细细观瞧之下,却不是嵩山十二太保的路数,这轻功更是绝伦。目光扫过,岳不群已是明白:“今日必得立刻下手,伤得对方至少一人,才能保全何、莫、宁三人。”岳不群手一动,长剑已是出鞘,剑上紫气濛濛,剑身嗡嗡低鸣,却是内力贯注之象。
  对面高大之人身形一飘,如风如雾,已是立于三丈之外;长剑下指,整个人如山如岳。气势巍然。长剑一挥,轰然劈来。
  岳不群只觉得四周劲风激荡,扑面涌来。气机感应之下,觉得对方内力蓬勃,涌动如海;犹似充沛天地之间,无有尽头;只觉自己似一叶小舟,飘荡于大河之中。心知这是对方内力强横,超出自己,故而有此感受。岳不群心机深沉,经验老到;内力一涌,也是一剑轰然斩出。双剑‘当’的一声相交一处,剑声嗡鸣震动四周。
  岳不群顿觉对方内力如高山雪崩,轰然下泄,沛然莫可当之。身形闪动,剑如飞星,双剑撞击之声如珠落玉盘。又似瀑布宣泄,轰然而下,绵绵不绝。施戴子高根明等弟子,只见得两团剑光在地面、空中疾如闪电,绕着场中翻滚追逐,恍忽之间,已是化作了两条满身剑刺的银龙,跃动、扑击、追逐、撕咬。
  施戴子、高根明、陆大有、陶均、英白罗等正在呆看之时,忽然只听得‘砰’的一声,就见得一道身影已是被击得踉跄退出数丈之外。施戴子等人一看,正是宁中则。就见得宁中则面色煞白,身形颤抖,面色忽地一红,嘴一张,‘噗’地一声,一口鲜血吐在了丈外。
  施戴子等众弟子心中正惊愣之时,见得宁中则吐血,又是暗暗的舒了口气,知道这一口血能吐出丈外,说明内力犹存,至少伤势未至不可收拾之境。
  众人急忙拥上,几个大弟子身形转动,已是组成了一个剑阵,这却是梁发后来所提,自练成之后,还未对外实战用过,武林中人都不知晓。
  六支长剑或高或低,或近或远,却无不是要害大穴。这六个弟子若是分开,健壮蒙面人瞬息就可全部击杀,可这一成剑阵,威力大增,却是能够拚得数人伤亡就可反杀对方。只见华山六个弟子身形转动,手中剑各施招法,一剑三出,稳键有力,威力十足。每息之间,健壮蒙面都有十八处要害大穴受到威胁,一时之间健壮蒙面人拚命遮挡,已是落入了下风。
  其他弟子自接了宁中则而回。
  打斗数十招后,健壮蒙面人却是清楚感觉到:自己若不欲伤人,这剑阵威力就是刚好压制住自己。若是自已想要伤人,对方为求自保,必定也是全力合击,到时自己也是反受其害。
  健壮蒙面人与宁中则一战,消耗也是不小;且此战胜负,主要还是看岳不群这一对比试的结果,这个剑阵既然有此弱点,最多阻敌一时,倒也不用太过担心,只须寻得机会,就可一击百破。又见得己方三人都是占得上风,当下就全力防守,与这剑阵周旋。
  岳不群转瞬之间,已与对方拚斗了百多招,心知自己比之对方内力颇多不如,如果硬拚久斗,只怕就连性命也难保全。偷眼观瞧,就见得与莫大对阵的蒙面人仗着轻功高超,已是将莫大先完全压在下风,看来也撑不了多少招了。再看何三七,也是同样情形,虽然依仗内力,强封硬接,可也被对方迅疾身法所制,只能守,不能攻,彻底的落入下风。
  岳不群心中一叹,想不到自己今日遇此大败。不过自己虽然稍弱于对方,此时自保退去到也可以。只是现在宁中则、何三七、莫大先生,以及各人的弟子在此,自己却不能一遁而去。
  想到这里,一声长啸,剑光暴涨,紫气闪耀,直出剑身半尺,与高大之人连拚数十剑。
  听得岳不群的啸声,华山六个弟子一队,忽然之间脚步移动,手掌翻转,手中长剑已是指向与莫大、何三七相斗之人,剑光闪烁,接连出招相攻。莫大先生、何三七得此相助,不过数招,就将对方打得连连后退,衣衫破损。
  何、莫二弟子也是长剑齐出,与对面那些弟子对峙。
  蒙面人一边抵挡,一边怒声大骂:“果然是伪君子,不守江湖规矩,倚多为胜。”
  莫大先生对叫骂毫不理睬,不过数招已败得对方,闪身前来替岳不群掠阵,转眼之间,何三七也是闪身而至。口中笑道:“好,就让后辈弟子领教一下你们这些藏头露尾之辈的功夫。”
  三队华山弟子,六人一队,又组成了一个半圆形的阵势,却是稳稳的挡在了三个蒙面人之前,一时之间,形成了僵局。
  高大蒙面人一声怒喝,剑声嗡鸣声中,已是连出数十剑,剑剑如开山巨斧,偏又快如闪电。岳不群奋力相接,虽然‘紫霞神功’玄妙,也是被震得连连退让,以避其锋芒。
  忽然之间,高大蒙面人一指击来,岳不群急切之间,躲闪不及,只得挥掌一迎。掌指相接之下,岳不群只觉得全身一震,一股彻骨的寒气攻入经络大穴,瞬息之间,已是侵入丹田。岳不群内力急催,方化解了部分寒气。对方又是数剑一掌同时击来。
  岳不群奋力挥剑,挡住对方的剑击,不顾对方侵入丹田的内力未消,急提内力一掌迎了上去。‘膨’,双掌相击,内力贯注之下,却如同牛皮巨鼓,响震四周。岳不群被击得身形凌空而起,越过七八丈,稳稳的落在了华山众人一侧。
  何三七、莫大先生二人齐出长剑,挡在岳不群的两侧。
  岳不群只觉得胸腹之间隐隐作痛,口中腥味弥漫。心知已是受了内伤,若不及时疗伤,只怕伤势更重;然则此时却不能示弱;当下强压伤势,朗声道:“看来今天这四场却是两平了。”
  高大蒙面人一愣,上下打量了岳不群及众弟子数眼,又看了看莫大先生、何三七,‘哼’了一声,森然道:“好不要脸,既然如此,第五场各出手段,生死不论。”一挥手,领着众人退入了后面的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