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恋爱日常八年不痒章节目录 > 087 组团到老家的第一天

087 组团到老家的第一天


  第二天一大早,任爸就带着霍阿姨出去买菜了。
  任星雅起床洗漱的时候任奶奶和冯兴业正在给院里的菜地浇水。
  “早。”梁笙陌因为不习惯和人一起睡觉,尤其是对方还不是任星雅的一男人,所以他昨天晚上打地铺睡的,一早起来整个人精神萎靡。
  “你昨晚没睡好吗?”任星雅一边往手上挤洗面奶一边问道。
  “还好。”梁笙陌说着打了一个哈欠。
  任星雅看着梁笙陌这幅刚睡醒的样子,加上他呆滞的眼神有些好笑,她从来没见过他这幅样子。
  “早啊!”刘萧头发乱糟糟地就走了下来,丝毫没有形象管理的概念。
  “早。枫哥还没醒吗?”任星雅把洗面奶在手上揉出泡泡。
  “他早就起了,现在在写卷子呢。这自制力真的有够可怕的。”刘萧一阵感慨。
  “梦梦姐昨天晚上也不知道玩手机玩到几点,到现在都还没醒呢。”任星雅把揉出泡的洗面奶往脸上揉。
  “恁起床了,屋里有饭,恁吃点吧。”任奶奶调整好浇菜地的水管站起来就看到站在水池边洗漱的三个人。
  “好的,谢谢奶奶。”刘萧嘴里有泡泡,口齿不清晰地说。
  “好。”任星雅说完后低头洗掉脸上的洗面奶。
  刘梦下楼洗漱的时候任星雅和梁笙陌坐在一旁的泡沫地板上抱着自己的平板正在打游戏,刘萧出去跑步了,已经写完卷子的李枫坐在沙发上戴着耳机在看手机,任奶奶坐在院子里正在整理乱糟糟的麻线,不在堂屋里的冯兴业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弄什么。
  刘梦正在刷牙,背后传来一道疑惑的声音:“笑笑?”
  刘梦被吓得赶紧吐掉嘴里的漱口水,扭头看向正提着一个红色袋子的任宇飞。任宇飞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没有形象的女生:还没来得及打理的头发随意地被扎起来,嘴边是一圈白色的牙膏沫,身上还穿着蓝色长裤短袖睡衣。
  “额……笑笑在屋里呢。”刘梦尴尬地说。
  “谢谢。”任宇飞虽然心里很疑惑面前这个女生是谁,但她是谁跟他又没有关系。
  任宇飞走进堂屋后看到屋里的场景更是惊讶,只是他秉着跟他没有关系的态度叫了任奶奶:“奶奶,我把这些排骨放冰箱里了。”
  “宇飞来啦!”任奶奶把脸上的老花镜往下拉了拉。
  任星雅听到声音看向任宇飞,喊道:“哥哥。”
  任宇飞看向任星雅,当他看到挨着任星雅坐的梁笙陌时有些火大,但碍于人太多,他不好意思发火,不太自然地问道:“笑笑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任星雅回答道。
  “你们在干什么?”任宇飞强忍着火气往任星雅那边走。
  “在玩游戏。哥你要一起吗?”任星雅邀请他一起。
  “是玩的那个游戏吗?”任宇飞坐到任星雅的另一边。
  “嗯。”任星雅一边操纵人物躲闪一边说。
  “我就不参与了,回家拿电脑太麻烦。”任宇飞死死盯着梁笙陌。
  梁笙陌抬起头,刚好对上任宇飞含有怒气的眼神,有些莫名其妙。
  刘梦收拾好自己准备下楼,刘萧刚好也跑完步回来。
  “笑笑,你手机响了!”刘梦从院子里传来。
  “来了。”任星雅放下平板穿上鞋往外面走去。
  刘梦把手机递给任星雅后走进堂屋,一进门就看到那个坐在泡沫地板上穿鞋的人。她想起刚刚的一幕脸蛋羞得发烫。
  任宇飞穿好鞋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经过刘梦身边。
  任星雅接通电话后杨老师的怒吼从手机里传来:“任星雅!你个臭丫头!你今天怎么又没来!”
  任星雅把手机拉远,等杨老师吼完那句话把手机贴近耳朵,无辜地说道:“我现在没在家啊。”
  “臭丫头!我们不是商量好了吗!你又跑哪去了!”杨老师感觉自己都快被气出内伤了。商量好要在画室呆一个月的,结果才呆了两个星期,这丫头就不见了人影。
  “在老家。老师您放心,我肯定可以在画室呆满一个月的。再说了,那群小孩子我招架不来啊!求放过。”任星雅很后悔她当初一时脑热答应杨老师在画室呆满一个月。结果她在那呆着下午要练习画画,上午竟然还要教小孩子?!
  “不行,咱们商量好的,必须呆满一个月!臭丫头,你再跟老头子我玩虚的你以后就不用跟着老头子我去H市了!”杨老师已经掌握住了任星雅的死穴。
  “别介啊!老师,咱们好商量。等这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肯定把剩下的两个星期补上。”任星雅说完不等杨老师再说话就手疾眼快地挂掉了电话。
  杨老师看着已经通话结束的手机界面很想打任星雅,可又不舍得。气得他回了教室后多给那些小孩布置了几张画。
  “你老师是谁?”任宇飞很早之前就想问了。
  任星雅被这突然出声吓了一跳,看清问的人后说:“杨庆明。”
  任宇飞犹豫着说:“你是星程大赛的第一名吧?我能不能看看你那次的作品?”
  任星雅纠结地说:“那幅画没在我这里。但是我记得星程大赛的官网上有吧?”
  “官网上毕竟是拍的照片,我想看看真正的《黄色秋景》。”任宇飞解释说。
  “可那幅画在我老师那边。”任星雅不好意思地说。
  “那等以后有机会再看吧。”任宇飞遗憾地说,然后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笑笑,以后离那些男生远点。”
  任星雅疑惑地问道:“怎么了?他们惹你了吗?”
  任宇飞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叮嘱是没有用的,他只好无奈地说:“总之,你离男生远点就行了。”
  任星雅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下午。
  任星雅咬着皮筋正在用梳子梳头发,刘梦在往自己的身上抹防晒霜。
  “我们要去哪?”刘梦说着扣上了防晒霜的盖子。
  任星雅用左手束好头发,右手把皮筋从嘴里解放,一边扎头发一边说:“去步行街。我也没去过这边的步行街呢。”
  “啊?!你个路痴,还带着我们去?”刘梦惊呆了。
  任星雅瞥了她一眼,说:“你想多了吧你,我哥带咱们去。我带着去估计得要命。”
  刘梦像是吃了安心丸一样拍了拍胸口,说:“不是你这样的路痴就好,吓死我了。”
  “姐!笑笑!你们收拾完了吗?”刘萧在外面喊道。
  “来了。”刘梦从床上拿起防晒衣一边穿一边往外面走去。任星雅则是带上了一顶鸭舌帽。
  任宇飞看到从楼上下来的两个人仿佛处于两个不同的季节,好奇地问道:“笑笑,你确定要这样出去?”
  任星雅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白色七分袖配上黑色的阔腿裤,脚上是一双彩色鞋带的小白鞋,她疑惑地说:“没问题啊。”
  梁笙陌开口说道:“夏季上学的时候她还会穿春秋季校服,她不喜欢短裤,也不喜欢裙子,更不喜欢凉鞋。习惯就好了。”
  任宇飞古怪地看着梁笙陌说:“你对我们家笑笑很了解啊。”
  梁笙陌笑而不语。
  “走吧。”刘梦觉得任星雅这位堂哥奇奇怪怪地。
  步行街。
  任星雅和梁笙陌并肩走在队伍的最末端一人抱着一杯冰牛奶喝,任宇飞走在任星雅左前方,李枫刘梦刘萧错落着走在任星雅和梁笙陌前面。
  刘梦先是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抬头看向前面的店铺两眼放光,问道:“你们有人要吃臭豆腐吗?”
  “我要!”刘萧率先说道。
  “额……梦梦姐,你确定要在大街上吃?”任星雅不确定地问道。
  “在街上吃味道才散得快嘛。”刘梦不在意地说。
  “你确定你不要注意下形象?万一这条街上有会成为你大学同学的人呢?”任星雅“好心”提醒道,其实她只是不想闻到臭豆腐的味道。
  刘梦想了想,觉得任星雅说得有道理。刘萧却没脑地说:“哎呀,我姐哪有形象啊。我姐就算有形象,那也是暴力女的形象。”
  刘梦气得给了刘萧一个暴栗,说道:“我哪暴力了?嗯?我也是有形象的好吗?”
  “你有形象?你有形象怎么没人追你啊。”刘萧揉着脑袋躲到了离他最近的李枫身后。
  “你还躲?你觉得李枫那没你高还没你胖的身材当得住你?”刘梦走过去又给了刘萧抓着李枫胳膊都手一巴掌。
  李枫伸手扶了扶眼镜,抱怨道:“梦梦,你怎么还乱攻击人呢?”李枫原来在三个男生中最矮的,然后他今天悲催地发现他也比任宇飞矮,甚至梁笙陌都比任宇飞要矮上两厘米。其实男生178不算矮,只能说刘萧将近190的身高和梁笙陌181的身高以及任宇飞183的身高让很多男生都要仰视,从而衬得李枫矮。
  刘萧站直身子,说道:“我要吃臭豆腐。”
  “吃什么吃?不吃!我不能吃,你也不能馋我!”刘梦凶巴巴地说,然后她看了看李枫和躲在李枫身后的刘萧。刘梦这才发现李枫是四个男生里最矮的,她憋笑说:“噗!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李枫郁闷地看了她一眼,他也不想长成这样啊,可他家人都没他们家人基因那么好啊!想到基因,他隐晦看了一眼任星雅和任宇飞,心里忍不住捶胸顿足,为什么他们家的基因那么好啊?任星雅都170了!
  虽然天气炎热,可步行街的人并没有减少,反而还因为是周末而多了人。
  梁笙陌把一块炒酸奶用勺子送到任星雅嘴边,任星雅习惯性地接受梁笙陌的投喂张嘴吃下去,梁笙陌又换了另一个勺子自己吃了一口。看着梁笙陌吃进嘴里那口炒酸奶后任星雅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俩的举动有点过于亲密了些,她突然觉得嘴里这块炒酸奶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秉着不浪费的想法,任星雅还是吃了下去。
  任宇飞一路上看着梁笙陌和任星雅这无比娴熟和习惯性的动作,一个投喂,一个接受,有些心肌梗塞。任宇飞不受控制地趁任星雅和梁笙陌之间没有互动的时候的时候走到了两个人中间,试图隔绝两人。他家小堂妹还小!
  梁笙陌看着中间这人有些不顺眼,可想到这是任星雅的堂哥,只好忍了下来。他已经忍了三年了,也不差这几天了不是吗?
  夏夜的风永远没有夏日的风那般温热。阵阵微风拂过,带来了农村里独有的凉爽。人们围坐在院子里唠着家常。
  “啪!”任星雅坐在小凳子上在自己手背上拍死一只蚊子。
  梁笙陌递给任星雅一张湿巾,然后拿起手边的花露水递给任星雅。
  “这里晚上好多星星啊。”刘梦抬头望向天空。
  李萧跟着抬头望去,惊叹道:“真的唉!好多星星!很久没见过这么多星星了。”
  “梦梦,你大学去什么系?”李枫问道。
  “中文系。”刘梦拿起面前小桌子上的一块西瓜,咬了一口,“你们以后想去哪里上大学?去学什么?”
  “天文系吧。”任星雅想起她的英语成绩,突然头疼。
  刘萧想了想,说:“我以后想去当兵。”
  梁笙陌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说:“信息与计算科学吧。”
  刘梦看向一言不发的李枫,问道:“枫子,你以后想去学什么?”
  “我……我还没想好。”李枫犹犹豫豫地说。
  “枫哥,这不像你啊。”刘萧把胳膊搭在李枫的肩膀上,“你都习惯提前计划好一切的,怎么这次犹犹豫豫的?”
  “对啊。枫子,你以前不是想去政法大学学习法学吗?”刘梦疑惑地看向李枫。
  李枫脑子里闪过宁琳的脸,有些迟疑地说:“每个人都会变的不是吗?”
  “但你这变化有点快啊,高二上学期你还要去政法大学呢,怎么这次又犹豫了?难道……”刘梦用迟疑地眼神扫视了一周李枫,“难道你学习成绩下降了?”
  任星雅放下平板,再次拍死了一只蚊子,不走心地说道:“万一枫哥谈恋爱了呢?”
  “咳咳咳……”刘梦听到这话差点被一口西瓜噎死,任星雅拍了拍刘梦的背,给她顺气。
  “卧槽,枫哥恋爱?跟课本恋爱吗?你想什么呢?枫哥的眼睛里只有学习。笑笑,你这想法有点恐怖啊。”刘萧听着都觉得惊悚。
  李枫抽出几张纸给刘梦,说:“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
  刘梦接过纸,一边擦嘴一边说:“咱们六个人里我想过月月会谈恋爱、笙陌会谈恋爱、刘萧会谈恋爱、我会谈恋爱,唯独没有想过你和笑笑。你们俩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梁笙陌觉得有些好奇。
  “就是啊,为什么?”任星雅也觉得诧异。
  刘梦想了想,说:“笑笑呢,太忙了,一天到晚,除了学习就是画画,还是个宅女,更是个直女,有时候我都怀疑笑笑感情迟钝。枫子呢心里只有学习,不管什么,他都能扯到学习上去。我记得枫子上次拒绝那个女生的时候那个拒绝借口真心绝了,什么‘你学习不好,我只喜欢学习好的’,枫子你也不怕被打脸。你们俩,一个感情迟钝,一个满心思学习。谈恋爱?我觉得这种东西跟你们没有关系。”
  “啧,姐,万一是你被打脸呢?”刘萧拿起一颗葡萄塞进嘴里。
  梁笙陌看向李枫,李枫眼睛里闪过一道莫名的情愫,梁笙陌把那一道情愫记在心里,了然一笑。转眼看向刘梦,刘梦正在追赶刘萧,准备教训他:“你不怼我会死啊?”他此刻确定,刘梦将来肯定会被打脸。
  五个人在院子里玩闹了很久,任爸和霍燕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这群孩子打闹,无奈一笑。冯兴阔拿着手机站在窗户旁边看着院子里的五个孩子,想到他弟弟给他发的消息,陷入沉思。。
  [咲业]:哥,我已经加入I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