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有一尊修仙鼎章节目录 > 第二十六章脸色难看

第二十六章脸色难看


  看着狮虎宗的众人离开,万象宗的众人脸色尽皆难看,内心及其愤怒,他们辛苦获得的令牌竟然,就这样被夺走了。
  内心中都有着不甘,但也无能为力,狮虎宗有青剑宗的人加入,他们根本不是狮虎宗的对手。
  ……
  某处山脉中,青剑宗的其他弟子,在赵锋的带领下,在山脉中寻找着周尘。
  赵锋此刻的脸色无比阴沉,周尘若是被我遇到,我一定要杀了你。众人在山脉中已经寻找半天的时间,依旧没有发现周尘的踪迹,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天黑以后,他们便不可能在再山脉行走,天黑以后很多妖兽都会出来觅食,十分的危险,必须等到明天,但明天青腾狩猎就要结束了,到那时,就算找到周尘也是没什么意义。
  这不禁让赵锋内心极为的恼怒,这次他们本该稳稳拿到此届青腾狩猎的冠军,但现在,所有的布局都被周尘给打乱,令牌也都被周尘抢走。
  青剑宗不少弟子脸上都有着一丝怨恨,要不是因为周尘,他们此刻应该在休息庆祝,内心不由的将周尘所有的亲戚都问候了一遍。
  “阿嚏!阿嚏……”山谷中,周尘不由的连打好几个喷嚏,心中不禁奇怪是谁想他了。
  起身,带着令牌又开始了自己的大逃生,周尘本躲的好好的,但不知为何,总是打喷嚏,让他不得不重新寻找自己的藏身之地,在这半个时辰里,周尘已经打十八个喷嚏了,每打一个喷嚏,他就要换一处藏身之地。
  周尘此刻,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这半个时辰里,的确让他累的不轻,为了不让青剑宗和狮虎宗的人发现它,他必须要远离先前的藏身之地。
  又跑了一段时间,这才停了下来,嘴中呼呼的喘着粗气。
  这里应该安全了,现在天就要黑了下来,他们应该也不会在找自己了,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个隐蔽的地方,安静的等到明天,明天青腾狩猎就要结束了,到了那时候,就算他们找到自己,也是没用了。
  很快,天便黑了下来,青剑宗的诸人,只得放弃对周尘的寻找,因为此刻山脉中太危险。
  赵锋目光冷厉的看着黑暗中,他发誓,一定要让周尘付出代价,此届青腾狩猎,他们不惜得罪其他势力,算计他们的令牌,可结果那,全都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周尘!万象宗!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赵锋手掌紧握,他们有可能,将会因为周尘失去入国院的机会。
  又一处方位,墨阳学府和霸刀武馆的诸人也都醒了过来,他们脸上都有些愤怒,他们的令牌都不见了。
  “赵锋,青剑宗,你们都等着,下届青腾狩猎,我们墨阳学府一定会不放过你们。”苏易寒声说道。
  “算我一个。”这时吴岳开口道。
  墨阳学府、霸刀武馆、青剑宗、狮虎宗以及万象宗,五大势力无一不在愤怒中,今天晚上注定他们不会睡的安稳。
  青腾狩猎从开始到结束一共七天的时间,其中狩猎比赛六天,评选狩猎冠军一天。
  狩猎比赛随着东方鱼肚白的出现而结束。
  今天就是青腾狩猎的最后一天,也是青腾狩猎冠军出现的日子,不少人早早的就来到了这里,来见证此届青腾狩猎的冠军诞生,个个情绪高涨,满脸的期待。
  墨阳郡王和各势力的领队人,他们同样来的很早,此刻对他们来说也同样的重要。
  此刻,各势力领队之人也都有着期待,他们都希望自己的势力能获得个好成绩。
  “墨院长,此届青腾狩猎的冠军,应该又被你们拿下了吧。”这时,霸刀武馆的领队之人面带笑容的开口道:“我在这里先恭喜墨院长了”
  霸刀武馆的领队人,是一名中年人,皮肤黝黑,身材强壮。
  墨阳学府的领队人是名老者,一身白衣,先生打扮,只见他此刻面带笑容,开口道:“吴副馆主过奖了,我们墨阳学府虽拿了几届的冠军,但此届狩猎比赛天才齐聚,我们也没有把握能获得此届的冠军。”
  老者虽嘴上说的谦逊,但脸上的笑容却是一点也不谦逊。
  “你们当然不能获得此届的冠军,因为此届的冠军,非我们青剑宗莫属。”这时,青剑宗的领队开口。
  “李门主,你对你们青剑宗的弟子真是信心十足呀,那不如让我们一起期待吧,看看谁是此届的狩猎冠军。”墨阳学府的老者开口道,脸上虽依旧有着笑容,但语气中却有了一丝争锋的韵味。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各势力的弟子也都开始从山脉中出来。
  最先走出的,是墨阳学府和霸刀武馆的人,他们此刻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向着各自的区域走去。
  墨阳学府的老者看到苏易他们回来,面带笑容,准备询问一下他们的结果,但他看到诸人难看的脸色,不由的心中疑惑,问道:“苏易,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都这种表情!”
  苏易此刻目光愤怒的看向青剑宗的方向,将在山脉中发生的一切说出。
  “什么!”老者听完,脸色不由的一变,对着青剑宗领队之人开口道,语气愤怒:“李道克,你们青剑宗的人都那么无耻吗,竟然在狩猎中使用毒药来抢我们墨阳学府的令牌。”
  “你们青剑宗的人,为了此届冠军,还真是不择手段,真让人大开眼界!”霸刀武馆的中年人也开口道,声音冷漠。
  只见李道克脸上有着笑容,墨阳学府的人越是愤怒,就说明赵锋他们成功了,让他没想到,赵锋他们连霸刀武馆的人都抢了。
  只听他冷笑道:“自古以来,兵不厌诈,用毒也是能力的一种,青腾狩猎也没有规定不能用毒。”
  众人无言以对,只得愤怒的看着他,李道克则是一脸的得意。
  没过多久,青剑宗和狮虎宗的人也出来了,脸色都很难看。
  李道克原本想当着众人的面,好好夸赞他们一翻,但见到众人那难看的脸色,心中不由的生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对着赵锋开口道:“你们的脸色怎么也都那么难看。”
  赵锋此刻回到了青剑宗的区域,只见他将目光看向万象宗的方向,眼神冰冷,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听了赵锋的话,李道克的心不由的沉了下来,语气冷漠,开口道:“真没想到,你们万象宗的人如此的无耻,竟然用毒偷袭我们,抢了我们青剑宗的令牌。”
  听到李道克的话,万象宗的两人不由的一愣,他们万象宗的人竟然抢了青剑宗的令牌,这让慕老和柳门主,有点难以置信,他们很清楚万象宗和青剑宗的差距,他们根本不是青剑宗的对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可笑!”墨阳学府的老者讽刺开口:“青腾狩猎凭本事获得令牌,只兴你们用毒,就不许别人用毒吗!”
  “自古以来,兵不厌诈,用毒也是能力的一种,这话刚刚似乎是李门主说的吧!”霸刀武馆的人也看着李道克,用刚刚李道克说的话嘲讽他说道。。
  “哼!”李道克冷哼一声,被众人怼的一时间说不上来话。
  见到李道克的表情,墨阳学府和霸刀武馆的人,顿时,感觉内心舒服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