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倾天十二门章节目录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初次交锋

第一百四十九章 初次交锋

第一百四十九章初次交锋
  墨羽眉头微皱,此行他只是想借古元来摸摸武夷山的底,并不想过早与章程碰面,事出突然,得赶快想好对策。
  “咦,还傻站着作甚?过来陪老夫再唠唠。”
  古元坐回椅子,见墨羽仍旧杵在窗户前不动,心生不满,拍了拍桌子。
  墨羽回过神朝古元告了声罪,落座替二人斟倒茶水,将茶递过,随口道:“古长老,鲁掌门与城主已然登楼,我们是否要出去迎接一下?”
  古元端茶之手停顿空中,眼神闪烁,觉得墨羽所言在理,屁股刚起,脑海中却不由自主浮现出往日不快。
  公私交织,终是气愤难平,茶杯重重放在桌上:“不必,他们根本不会来访此处,宽心便是。”
  墨羽笑而不语,看着桌面洒落茶水陷入深思。
  古元与武夷山掌门、章程闹得比想象中还要厉害,不然古元不会说出如此气话,当然,其也可能平日里真的无人问津。
  不管以前如何,这次章程肯定会来这里!
  若所猜不假,章彦与他分别后定会通禀章程,原因很简单,他这身衣着与背上剑匣皆不是常物,来历就值得考究。
  没办法,衣服是柳宁轩所赠,一时半会儿还不想脱换,幽泣没有剑匣不便,离身总不踏实。
  约摸半炷香时间,走廊传来脚步,伴随阵阵交谈。
  “噗~”
  古元闻声将口中茶水喷出,慌乱起身跑到门口,贴耳细听,确定脚步声真的是朝这边过来后,手忙脚乱开始捯饬仪容。
  墨羽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个老货,爱慕虚荣、自以为是、呆头笨脑、心胸狭隘、不务正业……
  当古元将身上收拾的还算过眼时,门外有人叩门:“古长老。”
  古元豆子眼瞟向墨羽,墨羽当即起身站到古元身旁。
  古元将门打开,在墨羽惊愕注视下换上一副恭维姿态,拱手弯腰:“掌门有礼,章城主有礼。”
  墨羽强忍踹这老货一脚的冲动,欠身行礼。
  两道目光凌厉扫过自身,墨羽不看也知鲁平松与章程正在打量着他。
  心平气沉,无有丝毫紧张,直身与二人对视,浅笑温煦。
  “古长老,这位小友是?”鲁平松笑瞅古元,章程眯眼晦暗。
  “哦,这位是古某一位同道好友,名为墨羽,今日得空过来与我一叙。”古元不好意思咧嘴解释,语气略有虚浮。
  一听是同道中人,鲁平松当即脸色一冷,眼底闪过厌恶,皮笑肉不笑看向墨羽:“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手艺,古长老可不要有所怠慢才是。”
  “那是,那是。”古元额头泛汗,恶狠狠剜了墨羽一眼,不知是怪墨羽来的不是时候,还是指桑骂愧发表不愤。
  鲁平松生起去意,转身想要离开,可章程反应异常,不顾古元难看脸色朝屋内走进。
  “鲁掌门,难得今日有空,你我不若观摩一下古长老之高超斗艺,一来开开眼界,二来闲逸心情。”
  此话一出三人神色皆变。
  鲁平松皱眉不解,这一出在来时路上章程可没提出,恰巧与他碰见,只道闲谈走走而已。
  古元更不用说,与章程闹得不甚愉快,素日二人见面都懒得言语招呼,避之不及,谈何兴致观摩?
  不同与古元二人,墨羽知道章程此举目的,是冲着他来的!
  章彦将自己情况告诉章程,章程生性多疑,自不会放任有威胁之人入府,鲁平松只是其来此试探的幌子罢了。
  见到正主,章程若觉得他没有威胁便会离去,若觉得构成威胁则会留下,很不幸运,此刻就是进一步的试探。
  “章城主,我这位墨小友今日只是途径看望而已,未曾带物,怕是要下次了。”古元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古长老,你这话就不对了。”
  鲁平松错身进入屋内,作为一派之主,当为宗门利益着想,落座后看向古元:“本座见你藏虫不少,拿予两只出来便是。”
  章程拿过茶壶倒茶,神色淡然,默许了这一建议。
  墨羽作为客人不便插言,只能随主方便。
  古元欲哭无泪,心中对章程与掌门仇怨更大,君子不夺人所好,三番五次对他宝贝嫌厌,端是可恶。
  敢怒不敢言,古元自腰间磨蹭取出两只木筒,凑近墨羽递过一只,同时龇牙恐吓:“悠着点,它若有损,老夫饶你不得!”
  墨羽眉头一挑,无奈点头。
  古元走到壁柜前捣鼓斗坛,墨羽趁机瑕开木筒朝里扫望。
  好家伙,这黑乎家伙不正是上次与玲珑甲虫争斗的那只吗?貌似叫什么小黑亮!
  与上次相比,小黑亮饱经“沧桑”,后腿断了一截,触角耷拉无力,身体伤痕累累,看来这段时间没少斗场。
  章程与鲁平松浅声交谈,墨羽将木筒重新盖好,古元拿了一个钵形斗坛过来,置于一把圆木矮凳之上。
  “献丑了。”
  古元拱了拱手,将他那只木筒打开,一只与小黑亮一模一样的蛐蛐倒入坛中,拿起两根撩草,一根递给墨羽。
  墨羽乃第一次接触斗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旁边又有章程与鲁平松注视,不得不作出了解之态,接过撩草。
  “既是斗虫,无有赌注怎么行?鲁掌门,可有兴趣陪本公小乐一番?”
  章程绕有兴趣从袖中拿出一个精巧木盒:“菱角膏体,速愈外伤之效。”
  墨羽心中讶异,这菱角膏体算是药中奇物,能快速止血痊愈外伤,于江湖人士颇有吸引,章程就这般拿来做赌?
  一城之主,当真阔绰!
  古元独爱玩趣,对膏体毫不在意,倒是鲁平松眉毛一抖,微笑取出一柄精致短匕,匕鞘镶嵌数颗宝石。
  “一把小玩意儿,可赠小少爷把玩。”
  鲁平松这话说的微妙,一个“赠”字,表其无论输赢,这把匕首都会送给章程,单那几颗璀璨宝石就已价值不菲。
  章程开怀而笑,与鲁平松互相恭维,他压墨羽,鲁平松压了古元,然后挥手示意可以开始斗虫。
  墨羽平静将木筒打开,有样学样,小黑亮倒入斗坛。
  古元不知墨羽深浅,又担心自己两个宝贝有所差池,出言道:“三局两胜,虫鸣即止。”
  墨羽半知半解答应。
  章程本就不是为了看什么斗虫,故而随意,鲁平松作为陪客,听之任之。
  两只蛐蛐各立坛内两侧,模样一样,古元那只个头比小黑亮大上一些,各自不动,一声不鸣。
  墨羽余光一直注视古元,见对方拿起撩草逗弄蛐蛐,便跟着拿起撩草戳向小黑亮。
  “哎,你轻点。”古元见墨羽撩草是朝着小黑亮头部乱戳,肉痛低喝。
  墨羽歉意笑了笑,目标转向小黑亮尾部。
  不多时,古元那只率先发出叫声,小黑亮仍旧毫无动静。
  “大黑亮,冲啊!”古元突兀大叫一声,惊得旁边三人一个激灵。
  墨羽眼神一闪收起撩草,古元刚才喊叫时给了他一个隐晦眼神,不难猜,是说斗虫已经开始。
  举一反三,双方只要有一虫鸣叫便意味着开始,那么虫子分开不斗后只要有一方先鸣意味着胜利?
  想法需要实践证明,古元这厮一投入到斗虫中就毫无形象,撸袖子喊叫,唾沫横飞,激情澎湃。
  这种势头墨羽自不会模仿,静杵一旁,任小黑亮自由发挥,毕竟久经战场,比他有经验多了。
  不到半刻两只蛐蛐停止争斗,大黑亮率先鸣叫,毫无悬念赢得第一局。
  “墨羽,你可要加把劲啊,本公可不想输得这般干脆。”章程端茶浅呷,眯眼打着玩笑。
  墨羽无奈抱拳:“古长老浸淫此道多年,我不过刚临门槛半脚,怕是有心无力啊,城主勿怪。”
  此话一出,章程长笑摇头,摆手道:“无妨,无妨。”
  鲁平松干笑一旁,拂尘不动痕迹碰了碰古元,投以眼神,示意不要得寸进尺,输多赢少。
  古元性子执拗,要他在自己最擅长一事上故意认输,无异于痴人说梦,但刚才墨羽言语很得他心,便打算让上一局。
  撩草再动,第二局开始。
  墨羽或多或少有了经验,撩草很快唤起小黑亮斗志,先鸣发声,凶狠朝大黑亮扑去,连跳带踢,几个回合便将对手败退。
  “哈哈哈,好!”章程拍手称赞。
  鲁平松欣慰朝古元点头,但后者根本没正眼对视,尴尬咧嘴,脸色青红交加,心呼:“见了鬼,老夫还没让呢,这小黑亮嗑药不曾?”
  第三局开始,墨羽从古元眼中那股不服已经得知结果,败局已定。
  果不其然,在鲁平松黑脸注视下,古元使出了浑身解数,不过盏茶功夫,小黑亮凄惨被大黑亮斗死,大腿一抽一抽。
  好个古元,狠起来连自己最心爱之物都不顾及!
  “甘拜下风。”墨羽将撩草递给古元,后者却没接,傻眼捧着小黑亮尸体,龇牙咧嘴。
  “哈哈哈,愿赌服输,它是你的了。”章程大笑起身,随手将赌注塞给鲁平松。
  鲁平松讪笑接过,同时将匕首奉上:“素闻贵公子爱好武学,这个还请章城主收下,日后得空,本座亦可指点公子一二。”
  “哦?如此可就劳烦鲁掌门了。”
  章程不动声色接过匕首,信步走到墨羽身旁:“墨少侠气宇不凡,所负这柄剑匣甚是凌厉,看来也是才俊高手啊。”
  墨羽心底一沉,暗运内力道:“会些粗浅剑术而已,入不得城主慧眼。”
  “莫过妄自菲薄,本座代城主试你一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