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神归来当奶爸章节目录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秦如情的赞成

第三百二十八章 秦如情的赞成

“秦风大哥,你怎么了?我看你好像是有心事啊。”王睛站在一边开口了。
  方才秦风的脸色变化了好多次,她有些担心秦风的情况,这才问了一嘴。
  “我没事,只是确定了一件事而已,一开始有些难受,可现在,已经不在难受了!”秦风微微一笑,笑容中有些苦涩,也有些轻松。
  “到底是怎么了?”王睛急忙问道。
  “我打算和林清秋离婚了!”
  “啊?”
  王睛吃惊的看着秦风,离婚?
  这个词对她来说,是一个十分遥远的词汇,还没有结婚的她,自然是不知道离婚是什么概念的,也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是她知道,离婚应该不是什么好事情。
  好好地,怎么离婚了?
  是因为孩子的事情?
  前天秦如情还在她家里,被她照顾着,可是后来林清秋派人过来,将秦如情接走了。
  而昨天,秦风又带着秦如情回来了,虽然什么都没说,可王睛还是感觉的出来,这其中绝对有什么情况,可昨天她没有询问。
  本来以为今天晚上秦风会再来,可谁能想到,大早上的就听到了秦风要离婚的消息,这到底是怎么了?
  “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吗?”王睛小心的问道。
  “没了,本来还有的,可是被对方无情的放弃了,所以离婚是唯一的出路,不过什么时间离婚,这就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了,另外我也要征求一下孩子的建议。”
  “王老师,希望你不要和秦如情说这件事,今天晚上,我带着秦如情去外面住,暂时不去你家了!这几天麻烦你了!”
  秦风说完,对着王睛鞠躬表达谢意。
  “秦大哥,你这是哪里话,我没有麻烦,没有丝毫的麻烦,我也比较喜欢如情的,她很乖巧,也很可爱!”王睛急忙摆手,将秦风拉起来。
  “那好吧,我先走了,不打搅你上课,有什么事情,及时给我拨打电话,我随叫随到!”
  “好的,慢走!”
  王睛站在幼儿园的门口,看着秦风离开的背影,她本来想要劝说一下,可是看秦风的样子,应该是没法劝说的。
  既然无法劝说,那么就唯有在心中对秦风祝福。
  不管是结婚还是离婚,这都是秦风两口子的事情,他们决定的事情,外人是不能参合的。
  越是参合,越是帮倒忙。
  “希望秦大哥可以快乐,也许离婚是好事也说不定!”
  “就是苦了秦如情了,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哎。”
  王睛心中胡思乱想一阵,然后就进入教室,开始每天的上课。
  秦风离开了幼儿园,直接来到天刀的分部,他的心情不好,想要来这里散散心。
  “刀主,您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有些发白,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吗?”张寒小心的问了一嘴。
  秦风大致的情况,作为江北天刀分部的队长,张寒还是明白的。
  这是私人的感情问题,他不好说什么,只要是秦风决定的事情,赞同就好了,剩下的,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作为上下级关系,作为战友,作为朋友,他能做的,就是默默的支持,不管朋友选择什么,只要是秦风选择的,支持就好了。
  “我没事,美国那边有什么消息传递回来吗?”秦风摇摇头,暂时不去想林清秋的事情。
  他已经提前和林清秋说了,要离婚,并且离婚的协议也让郑立交给了林清秋。
  至于林清秋什么时候签字,然后前往离婚所,这就不一定了。
  也许明天,也许很多天,而他也需要找一些事情,让自己的精神从离婚的漩涡中离开。
  “暂时没有,不过美国那边好像有一些古怪的举动,但距离太远,咱们的人在那边又少,想要知道,除非事情闹大,刀主想要知道什么?我让他们调查一下。”张寒恭敬的说道。
  秦风在美国做出的事情,张寒是知道的,或者说天刀的部队是知道的。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国内,秦风会有**烦的,很大的麻烦,甚至丢掉刀主的身份也不是不可能。
  好就好在,这件事是在美国发生的,那不是华国,而是外国。
  外国坐下的任何错事,只要不是影响太大,对秦风没有丝毫的改变,天刀也不会因为外国的死人而为难秦风,甚至华国的那些真正的掌权者,也不会对秦风如何,顶多就是说两句罢了。
  非我族裔其心必异。
  这个道理,是个成年人都明白的。
  “一旦美国有什么事情,立刻告诉我,另外我要去休息一会,等我醒了,我自己会离开的,没事了!”
  “是。”
  张寒站在院子中,看着秦风有些萧瑟的身影,心中也不是滋味。
  想要做什么,却发现,无能为力。
  这种男女之间的事情,他这个兄弟,他这个朋友,他这个战友,也只能看着。
  顶多是秦风想要喝酒了,他舍命陪君子!
  躺在分部的会议室沙方上,感受着会议室内的味道,这种熟悉的味道,让秦风的身体都开始放松。
  不在想那些难受的,专心睡觉。
  一梦醒来,时间已经来到下午。
  看了看墙上的机械时钟,秦风穿上衣服,洗了一把脸,就出门了。
  他还需要去搞定房子的事情,既然已经要离婚,并且不想麻烦王睛,那么就需要在外面住了。
  房子的问题,秦风选择了王彪。
  是的,他再次给王彪打过去电话。
  还是上次的别墅,那个别墅,秦风还算喜欢,不大不小,距离不远不近,周围的商业很可以,秦如情也喜欢。
  王彪自然不会拒绝,有了秦风的几次入住,他一直没有卖掉那里的别墅,也没有租出去,而是一直放在那边。
  有时间,或者想要去住一下,就去看看,不住的时候,就每隔一个月让人过来打扫一下。
  听到秦风要住进去,他立刻给保洁公司打电话,让他们立刻马上去将别墅清理干净,并且准备足够的食物和饮料果汁玩具这些东西。
  要确保秦风入住之后,会喜欢那里,这样对他是好事,对秦风也是好事。
  自从成为了秦风的小弟,成为了秦风的人,并且在秦风的帮助下慢慢洗白,王彪对于秦风,有的只是巴结和尊重,还有就是恐惧。
  以前王彪是害怕警方,被抓走。
  可现在,他害怕的就是秦风,因为他现在的一切,都是秦风给与的,并且他也大致明白了天刀是什么含义,那是一把锋利到可以毁灭一切的利刃,是华国最强大的武器之一。
  全国数百万的军队当中,万里挑一才选拔出来的那些人,而秦风可是那些人中的领袖,最强者,指挥官。
  一个个的名头在秦风的身上,越是知道秦风的信息,王彪越是恐惧。
  当天晚上,秦风将秦如情接送到别墅,然后就看着欢乐的秦如情四处的蹦跳,抱着那些玩具玩偶不撒手。
  秦风见此也是笑呵呵的,一整天的郁闷,也因为秦如情的笑容而消失。
  晚上是秦风亲自做饭,红烧肘子。
  这是秦如情很喜欢的一道菜,本来秦风不想做的,可是架不住秦如情的哀求,这也就做了。
  “爸爸做的很好吃,我最喜欢爸爸了。”一边啃着肘子肉,一边大声的夸奖秦风。
  闺女的夸奖,自然是爸爸最好的安慰了。
  “如情,我问你一个事情,你要回答爸爸,好吗?”秦风想了想,打算在这个时候和秦如情摊牌。
  告诉秦如情他要和妈妈离婚的事情,如果秦如情不答应,那么就以后再说,一点点的灌输这些概念。
  如果秦如情答应了,那么就不需要担心了。
  “爸爸你说,我听着呢!”秦如情放下了手中的食物,认真的看着秦风。
  “我说如果,如果爸爸和妈妈分开了,你会伤心吗?”
  秦风没有直接说离婚,而是小心的说了其他的可能。
  以前曾经说过一次,可是那一次秦如情十分的抗拒,不想要秦风和林清秋离婚。
  而那一次之后,秦如情的心理就出现了一些问题,这是那次尝试的后遗症。
  不知道现在,秦如情的想法是否发生了变化?
  怎么说也是过去了半年多了。
  “离开?是离婚吗?如果爸爸和妈妈离婚,我不会反对!”秦如情笑了笑,继续拿起肘子肉,开始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秦如情的这种淡然表现,让秦风都有些吃惊。
  不对呀,我没说离婚,秦如情是怎么想到的?
  想要问问,可看着秦如情吃的样子,秦风就闭嘴了。
  现在的孩子,可真的是聪明呀。
  这才四岁,就知道了离婚,还有什么是小孩子不知道的?
  这可能就是营养跟得上的结果吧,还有就是现在各种信息的爆炸,手机,电视,这些东西让小孩子也知道了外界。
  秦风笑了笑,和秦如情一起,加入了对付肘子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