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在异界抽卡章节目录 > 第164章 垂云幻境 2

第164章 垂云幻境 2


  王一师摸爬滚打十年里,由于没有经受住高薪的诱惑,接受了一项灰色兼职,并且遇到了一些超自然无法解释的东西,死了不少人。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是死里逃生后的王一师对待类似事件的态度。这种能够洞悉人心的诡秘力量,让王一师突然回忆起了那次深埋记忆里的诡异兼职。“我从来不相信天上会无缘无故掉落馅饼。”王一师注意道自己屏幕上关于自己的身体状态栏,感冒已经变成了烈性感冒,新增并发症也从二个变成了五个,但是王一师没有丝毫要回到温暖的被窝中的意思,“任何东西都是有代价的,而我付不起。”
  “并不需要你付出代价!”艾琳轻声道,“只要你足够强大,自然会有实力远不如你的生物为你买单。”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人上人吗?就像三年前找40名民工去那个诡异大楼送死一样?”王一师嘲讽地指了指艾琳的红色蕾丝百褶裙,又指了指自己赤裸的身体,“我凭着我自己的手吃了一辈子的干净饭,死到临头了,不想穿别人血做的寿衣!”
  “其实也不是别人替你买单了。”艾琳脸色一白,“你拿到的每一分代币,都是用你的命赚来的干净钱。你也可以理解为赌博,就好像你上次在上次的对战中赢了,你获得了一千二百代币。但是你如果输了,你就会泯灭在那个时空里…”
  被王一师起身而跪碎的部分鸡蛋浸湿了床单,粘稠的蛋液滴滴答答地声音在王一师粗重的呼吸声下显得格外响亮。
  “郎心似铁,真真的郎心似铁哦。”从破碎的屏幕中飞出一个艳红色的大概只有三寸的小小身影,在王一师身边舞动着。
  “你就是这台机器的主人?三年了,你们还是找到我了。”王一师眯着眼睛看着只红头发红眼睛高鼻梁白皮肤,像是插了几对翅膀后的消瘦型芭比娃娃家伙,冷淡地问道,“是来抓我回去的吗?”
  王一师冷淡地看着这个家伙对着破碎的机屏挥了挥手,被王一师打碎的屏幕便重新恢复如初,电脑指示灯再次亮起,虽然这个红色精灵并没有把电源插回去,但是电脑依旧运行如常。
  在之前暗淡的斯瓦迪亚图标下面,又出现了一个手持太刀的王一师图标,游戏标注是救世主。
  原来脚州的幻术法阵是救世主么?
  “不,我不是来抓你的。我只是它的一部分,我叫艾琳,是来寻求你的帮助的。”红色小天使摇了摇头,随手一挥,由于房间里年代久远而积满的蛛网灰尘全部消失不见了。“如果你愿意救我,我们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说实话了?你可比以前研究所的特派员忽悠人技术差多了。”王一师这才安安静静地钻回了被窝,“我从不赌博,也活够了艰难的日子。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活着,等到哪天身体撑不住了,就一死了之,感谢你们的赏识,代币我也不要了,你都带走吧。”
  “你也知道你已经命不久矣?”艾琳急道,“你既然都已经活不长了,为什么不拼上自己的为数不多的性命搏上一把呢?为了正义,为了这个扭曲的世界,也为了…”
  “因为我赌赢了,就一定会有人要用性命为我的赌注买单,和当年研究所想要用我的性命买单那样。”王一师露出来不置可否的微笑,“小天使,你知道什么叫天灾吗?”
  “我…哼,果然不愧是正义使者的继承者,怪不得能掌握降智光环这种全地图杀器!”艾琳的神情冷了下来,“那我说我要死了,希望您能救救我,您也不会去?”
  “能力有限,抱歉,我只想在这间和我父母一起长大的小屋里度过余下的日子,这些年来我过得太累了。”王一师摇了摇头,“救世主这名头我当不起,不可名状的神回来又如何?谁又能阻止?研究所么?我只是个做兼职的,当年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个什么正义使者的传承你们如果想收回去也收回去吧。对了,感谢你帮我打扫的房间。”
  “昨天下午,有一名手提二十万现金的中年男子被杀害了,其尸身被分别藏在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警方正全力寻找该男子的的躯干,这名男子姓程…”
  “你说什么?!”王一师骤然爆起,一把抓住了飞在半空中的艾琳,“你给我说清楚!”
  “据我所知,您的母亲也姓程。”全身骨骼被捏地咯咯作响的艾琳却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如果您愿意救我,我可以告诉你那个男子的尸身在什么地方,人若不能入土为安,灵魂也会受到更多的折磨。如果您救了我,我有把握能把那个杀人凶手找出来!”
  “滚!”王一师直接将手里的艾琳狠狠地砸在了墙上,一滩炸开的血迹映在了墙上,“这事我接了!你最好祈祷干这事的凶手和你们没有关系,不然我让你再也安生不了!”
  “躯干和头颅都在从这里出发西南45公里的地方。”艾琳的声音从电脑中传来,“我等你,我的英雄。”
  中午时分,抱着自己大舅的尸身出现在大舅家的王一师直接被警方控制了起来,这场谋杀发生在没有监控并且由于过年而人烟稀少的乡间小路,王一师所说的二十万现金也不翼而飞。
  根据王一师的证词,案件被暂时定性为抢劫杀人案。
  王一师借口托梦而找到尸身的理由并没有得到警方的认同,王某人成为了本案的第一嫌疑人。
  如果不是王某人的村子四周同样有监控,自己还有事发时不在场的小卖铺老板的人证,以及在王一师家里什么异状都没有搜查出来的事实,王某人估计早就被警方控制起来了。
  大过年出现这种恶性刑事案件,乡里之间更是谣言四起。说的最多的,就是王一师没有凑够该还给自己大舅的钱,继而在大舅上门讨债时将其伙同他人一起杀害。
  众口铄金,谣言传多了也就成了真的。
  在派出所呆了三天的王一师不仅仅连自己大舅的葬礼都被拒绝参加,在大年三十清晨才被放出来的王一师还是按照警方的指示回到家中暂住,便于警方有了新的线索好找到王一师这个重要当事人。
  过年拜年时的村民看到从派出所回家时走在村里的王一师就像躲瘟神那样躲在一边,带着小孩的村民更是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孩子,生怕王一师会做些什么。。
  这些人全然不记得往年王一师按时还钱时街头巷尾的称赞过王某人有担当重信誉了。
  出了这种事情,王一师已经在村子里呆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