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一品女仙官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二十八章-夫君吃醋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夫君吃醋了


  众人抬头一看,一个相貌出众的尼姑从天上缓缓而来。那尼姑面目清秀,柳眉星目,口若凝脂,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甚至有人登时扼腕叹息,为何这样出众的人竟然去做了尼姑,入了佛门。
  天帝在一边见了她,这才放下心来。他站起身,对着她道
  “阿弥陀佛,地藏菩萨。”
  地藏对着天帝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后再次回头看向还在挣扎中的阮四娘。
  “阮掌司,多年都未曾沾到血液,贫僧还以为你已经看破世间,退出纷争。”
  地藏居然知晓个中缘由。
  “地藏,要你多管闲事,滚回你的西天去。”
  说话间,阮四娘的招魂幡已经只剩下几丝灵气在维持。
  “阿弥陀佛。未来世中,若天若人,随业报应,落在恶趣。临堕趣中,或至门首,这是诸众生,汝以神力,方便救拔,于是人所,现无边身,为碎地狱,遣令生天,受胜妙乐。”
  地藏念至最后,双手合十,手心中溢出金光,慢慢扩大,将阮四娘全部笼罩其中。
  阮四娘渐渐闭上眼睛,最后强撑着一口力气道
  “地藏,若我再现,必去取你性命。”
  再无声音。
  “阿弥陀佛。阎王大人,楼掌司,阮掌司的魔力贫僧已经再次封印。为了三界众生,日后还请千万看护住她。这魔力封印一次强大一次,下次恐怕不及贫僧念完此咒,招魂幡已经破裂。切记切记。”
  看着紧张的将阮四娘护在胸口的楼霄,地藏殷殷嘱托。
  楼霄点头
  “放心,日后绝对不会让阿阮再次沾到。”
  “还等什么,趁这个时机将阮四娘一举杀死才是护住三界最好的办法。”
  台下那些还有战力的仙将喊到。
  这也是天帝心里所想。这样的一个人终究是麻烦,是隐患。
  还未等楼霄和阎王发怒,地藏正过身,对着众人也对着天帝。
  “阿弥陀佛,阮掌司当年是因为救贫僧才至招此大祸。贫僧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借此伤害她。”
  话音刚落,地藏张开双臂为几人结了一个金黄色的结界。
  佛家的结界,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劈开的。
  她的话音还是软软的,可是传达出来的信息却是强硬的。
  天帝皱眉,阮四娘是因为救地藏才招的魔力上身,要是这样就难办了。地藏绝对不会允许众人接着针对阮四娘,他要是强行下令,那便是同时得罪了冥界和西方佛祖。
  这笔账实在划不来。
  “既然如此,那便放过她一次。不过楼霄,你记住,阮四娘非召不得上天界。她同虞家的婚事朕今日决定就此作罢。”
  既然不能一举击杀,那还不如送楼霄个人情,就此作罢。
  虞君麒脸色不好的站在一边,天帝这样算是断了他和阮四娘之间最后的一丝联系。他却又不能多说什么。
  他不能如楼霄那边什么也不顾的跑去她身边,也不能如楼霄那样大喇喇的同天帝谈条件。
  他有家族有亲人,他不能。
  他,不能。
  阮四娘此时幽幽转醒,一睁眼便对上了楼霄担忧的眸子。
  “阿霄,我怎么……”
  “没事没事,都过去了。”
  楼霄有些心疼的拨了拨她脸上的头发,将残留在她脸上的自己的血全部擦干净。那个冷言冷语不解风情的四娘又回来了。
  “阿弥陀佛,阮掌司,可还记得贫僧。”
  “地藏,你怎么也来了。”
  见到她的一刻,阮四娘有些惊讶。自己究竟做了何事,以至于惊动西方佛祖。
  地藏见她还记得自己,只是体力虚弱。这才再次开口
  “阮掌司多年不见,你将自己制约的很好。贫僧感恩,不曾忘却。化解魔力之法贫僧已经找到,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届时贫僧会来冥界找你。在此期间,请务必多加保重。”
  收回结界后,朝众人一拜,不待天帝多说什么,地藏没有停留,架起云头飞身离开。
  “四丫头,以后万不可鲁莽了。”
  厉行深有些后怕道。
  “咱们走吧,回冥界。”
  楼霄将她手臂搭在脖颈处,微微用力打横抱起。一句话没有留下,转身离开。
  看着几人的背影,虞望心行至天帝跟前,小声道
  “陛下,如此大好时机,就这样放弃了?错过今日,再想杀阮四娘恐怕就难了。”
  老天帝斜睨了他一眼
  “你都知道,朕能不懂?可是眼下这情景,你倒是来告诉朕,怎么个杀法。”
  虞望心低下头,不再言语。
  阮四娘的势力太恐怖,除却她自身,还有两条天龙加持。这样的人若是进了他虞府那不是天大的麻烦。虽然天帝已经解除了和她的婚约,可是看虞君麒一脸恋恋不舍的样子,就知道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
  他这个儿子认定的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没有了天帝的旨意,恐怕日后的行事会更加冒进。
  阮四娘如今不仅仅是天帝的心腹大患,更是他自己的心腹大患。
  虞君麒眼睁睁的看着楼霄抱着阮四娘离开,同样呆愣在原地的还有战靖南。
  众人散去,广场上只剩下二人,各怀心思。
  离开了天界,楼霄一路抱着阮四娘不曾停留。
  天界众人图谋不轨想要借机杀害阮四娘,这是不争的事实。即便天帝下旨,地藏开口,也保不准会有一些死脑筋偷偷的跟着来。
  他刚才和阮四娘对战的过程中,虽然没有遭受外伤,不过内里却是受了很大的震荡。内息不稳,灵气耗费许多,如今只剩下了三分内力。
  厉行深不曾参与争斗,可那招魂幡一物就已经损耗了他大半,否则这样的好物件为何不经常拿出来对战呢。
  因此二人行色匆匆,只担心天帝看出内情,反悔要来赶尽杀绝。
  直到进了水月宫的门,他才放下心来。
  “阿霄,我没有见到小姝,她怎么样了?”
  一进门阮四娘最先想起那个丫头。等楼霄将被子给自己盖好后赶紧问道。
  路上楼霄已经将自己所做之事捡要紧的都说了一遍。她担心南姝不听自己的劝,又偷偷的跑了回来。
  “放心吧,她没有回来。带着战宸离开了。”
  “你伤势如何?”
  不必男人说出口,阮四娘已经感受到他和平日相比气息明显中空许多。
  “我无事。回去修养一两天便好。”
  “烛龙之血太过特殊,你以后千万不能在众人面前再用了。”
  她醒来时闻到淡淡的香味,立马想到是楼霄用血为自己镇魂。
  “不用不行啊,你当时的情况,地藏菩萨说,需要招魂幡和我的血一起,她才有把握一次封住。否则根本拿你毫无办法。”
  “唉,这么多年,我以为这封印已经将魔力化完,不想一点儿也没有。反倒比之前更加强大了。”
  “地藏菩萨能来与你解围,我真是没有想到。”
  “嗯。”
  阮四娘轻轻回应再无其他。
  她只是隐隐记得一些,同地藏之间的细节竟是一点儿也记不得。
  “阿阮,我私自做了一件事,希望你不要介意。”
  “何事?”
  “我让天帝把你和虞君麒之间的婚事给退了。”
  楼霄不知道阮四娘心里究竟如何看待此事,他心里有些忐忑,若是阮四娘横眉竖眼,他又该如何收场。
  阮四娘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她伸开双臂抱住楼霄,开心道
  “知我者楼霄也。哈哈哈。”
  被她轻轻抱住,楼霄有些僵硬。他想过各种的场景,唯独没有这一种。
  待他适应后,伸出手放在阮四娘腰间
  “阿阮,我……”
  “掌司,掌司。”
  门被从外面突然推开,吓的楼霄将手一缩。收回手后却又后悔,他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什么好怕的。
  推门之人匆匆赶来,楼霄叹了一口气,上次是战容,这次是小凤。这水月宫就是与自己犯克,见不得自己好。
  小凤也顾不得坐在床边的是谁,一把将那人推开,抱着阮四娘便哭。
  楼霄看的恨的牙根痒痒。自己酝酿许久才尝试将阿阮抱入怀中,这货说推便推,说抱便抱。让人看的眼热。
  “掌司,以后不可这样胡来了,要是你不在,我和半夏的下半生该怎么过啊。”
  接下来的一幕让楼霄更恨。
  只见阮四娘拍拍小凤的肩膀,轻声哄着
  “好了好了,阿霄这不是把我带回来了么?”
  “你都告诉楼掌司,却不告诉我。”
  “你武功没他好。今日若不是他我不见的能回来呢。”
  小凤这才擦擦眼泪,站起身来,对着楼霄作揖
  “多谢楼掌司。”
  这下倒是搞的楼霄有些难为情。他在水月宫住了许久,从未见过这样的小凤。对阮四娘的依赖已经完全超出了下属。
  小凤不会对阿阮她心怀爱慕吧。
  阮四娘有些乏累,二人见状赶紧出门,留出空间给她休息。
  出门后楼霄看着小凤,脸色一连变了好几次,此时镇定下来的小凤稍微一想便明白了关窍。
  他恢复成了往日的样子,对着楼霄嬉皮笑脸道
  “楼掌司,是否有些担心,我同掌司同吃同住多年,相互之间了解许多……”
  “闭嘴。阿阮若是真看上了你,那本司就把你宰了,陪她伤心一阵就算完。”
  小凤一惊,摸了摸脖子。
  楼霄口气一如既往的冷淡,可是那话锋中夹杂的杀意却不是假的。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时候的楼霄刚把虞君麒打发,最怕的就是出现第二个虞君麒。小凤不知内情还去调侃,简直就是在挑战楼霄的底线。
  楼霄甩甩袖子,回到阮四娘隔壁把门一关。
  小凤摇摇头,这楼掌司,还真把这水月宫当成自己家了。
  -
  战宸一路跟着南姝的后屁股走的连天界大门都看不到了,这丫头竟然还没停下脚步,他也是疯了竟然陪她这么闹,明幻真那几下,这女人也是受伤不轻,怎么连吱一声都没听到?
  想到这儿,他心里烦躁不已,若是自己主动问候,倒是显得格外在乎她,不行,战宸忍住情绪,可却是越走越是焦虑。
  “南掌司,本殿可没时间陪你遛弯,檀灵戒交出来,否则现在就给你送到死牢。”
  南姝不语,依旧低着头向前走,这女人还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战宸气上心头,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向后一扯。
  只见那女人一双美目盈满了泪水,战宸心头一震,竟涌出丝丝心疼之意,他果真是疯了,蹙了蹙眉,压下心头的烦闷不安,冷冷开口:“你哭什么?!”
  “夫君,我疼。”
  南姝一双美目眨呀眨,活脱脱一个天真无邪的小白兔模样,闪闪惹人怜。
  “你还知道疼,刚刚不在天界找天医,下来晃悠个屁,逞强。”
  战宸冷哼,面色有些难看。
  可南姝竟是咧嘴笑了起来,她叫他夫君,他竟然没反驳?看来,有希望,有希望。
  “本殿不是你的夫君,在胡说八道要你好看。”
  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将南姝刚燃起希望的小火苗“刷”的一下就扑灭了,南姝撇了撇嘴。
  “夫君,我走不动了,我要死了。”
  清咳了几声,她虚弱的一张小脸挲白,可怜巴巴的望着面前的战宸,张了张手,假意往他的怀抱里钻。
  “我管你死活,离本殿远点,本殿是来拿檀灵戒的,交出来。”
  战宸负手而立,一副不近女色大义凌然的模样。
  感受到自己的腰间被一双柔软的小手紧紧环住,战宸身子一僵,气的差点咬到舌头,这个女人,怎么能如此随随便便的就抱着男人,幸好抱的是自己,否则现在不早被人抱回家去了。
  正欲破口大骂,怀里的人动了动,小脸在他的锦袍上蹭了又蹭,似乎是在找个舒服的角度,一股热流冲向头顶,战宸心里乱的一塌糊涂,想要伸手将她推开,可又…
  算了,就当他做一回好事,积积德吧,她好歹也是天界的要臣,不能就这么死在这儿,况且她身子里还有水灵珠呢,说不定有用处。
  战宸这样想着,抿了抿嘴角,终于下定决心,一把将怀里的人儿拦腰抱起。
  “今日本殿大发慈悲帮你这一回,檀灵戒赶紧交回,以后别再缠着本殿。”
  “不行,不缠着你还能缠着谁啊。”
  南姝从怀里探出头,看着战宸英俊的脸庞,微微一笑。
  “哼,南掌司的蓝颜知己何其多,还愁找不着人么?”
  “夫君,你这是吃醋了?”
  “再废话把你扔下去。”
  战宸只觉头顶的怒气要把自己融化了。
  他吃什么醋,他吃个屁醋,他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怎么就看出他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