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希望的大英雄章节目录 > 第六十章:无助

第六十章:无助


  水生赶到李诗文家,正准备敲门,发现门竟然是开的,水生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急忙推开门,只见.........
  映入眼帘是从卧室到客厅的一条长长的血迹,这条血迹异样的鲜红,看到这血迹的一瞬间,水生的心猛然揪了起来,急忙跟着血迹跑进客厅,水生一眼就看到倒在茶几前的李诗文。
  看到李诗文凄惨的模样,水生就感觉自己的那颗心,就像被人重重的锤了一下!疼的瘆人!震的懵神!楞在原地的水生回过神来,急忙冲上前去抱住李诗文,一时颤抖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无助的抱着李诗文。
  水生的心里极度恐慌,他害怕失去李诗文,他害怕自己好不容易的得到的生活被毁灭!水生拼命祈求着,希望出现奇迹,希望李诗文能够活下来,因为他知道,现代医学救不了一只猫妖。
  除了祈求奇迹,水生别无选择!这是水生失去能力以后,第一次这么渴望能力能够回来,第一次这么后悔!
  紧紧抱着李诗文,水生泪流满面的祈求着!声嘶力竭的祈求!毫无尊严的祈求着!!!
  此刻的李诗文,陷入了死亡的梦境,在那里,他与水生双宿双飞,日暮而作,日落而息。两人过着神仙眷侣的日子,可是李诗文越来越虚弱,梦境却越来越真实,李诗文沉迷在这死亡的梦境里。
  这时,李诗文的耳边忽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声音,李诗文不知道这个声音在说什么,但是她的心感觉到了一阵刺疼,就好像认识这个声音对她而言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李诗文被这个声音折磨的给予发疯,渐渐的,李诗文发现梦境里的水生看起来似乎有些虚幻,整个空间都变的不真实。李诗文疯狂的寻找那个声音,但是怎么都找不到,忽然!声音改变了,它变成了一滴水落下的声音,一滴接着一滴,就像.......泪!
  李诗文呆立在原地,这些泪洗刷着她的身体,让那些本该属于的她的东西,慢慢的回到她身边。她脑海被封印的记忆慢慢苏醒,她冰凉的身体慢慢回复温暖,她不在跳动的心脏重新跳动了起来!
  李诗文,睁开了眼.......
  她看到了水生伤心欲绝的哭泣,她从未想过原来水生也会哭,而且,哭的这么难看,她情不自禁的笑了一声。
  噗~嗤!
  还在祈祷的水生听到了一丝笑声,低头望去,只见李诗文正在对他傻傻的笑.......
  水生紧紧抱住李诗文,久久不愿放开。
  “咳咳咳!再不放开你就要勒死我了。”一个虚弱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水生忽然意识到李诗文现在是重伤,急忙松开了手,小心翼翼的把她抱起来,哽咽说道:“我.....我还以为......”
  李诗文看到水生这副模样,实在忍不住笑,可是一笑又牵动了伤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只能憋着笑,对水生说道:“你不要在逗我笑了,我一笑就会牵动伤势。”
  “好好!我们不笑!不笑!”
  “噗嗤!哎呀!噗~噗~嗤!哈哈啊!”
  “唔!!!”
  看到李诗文又笑又叫,水生急的没办法,忽然想到,把嘴堵住是不是就不笑了?!于是,水生低头亲住了李诗文还在大笑的小嘴。
  李诗文呆呆的看着水生,没想到这个呆子竟然这么主动,还趁着自己行动不便偷袭自己!这.......好羞涩啊!!!
  水生看到李诗文通红的脸,意识到自己的办法有效果了,于是抬起了头,两人嘴唇之间拉起了一条银线。李诗文顿时羞涩的把头藏在水生的怀里,而水生则是尴尬的摸了摸头。
  抱着李诗文有些累了,水生轻声问道:“我现在把你放到我房间,我去给你放洗澡水,顺便清理一下家里,好嘛?”
  李诗文在怀里闷声应到。
  水生把李诗文抱到卧室,细心的盖好被子,看着她紧闭着双眼,水生俯身在她通红的脸蛋上吻了一下。
  随后,水生便去清理一片狼藉的家里。
  ........
  “事情办妥了嘛?”九蛇飘在一座学府的小树林里,询问身旁的冯文。
  冯文抬起帽子,优雅的行了一个礼,说道:“向您问好,会长大人。至于你交给我的任务,当然完成了!绅士,从不会让人失望。”
  九蛇飘到冯文面前,淡淡的说道:“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交给你们的任务一件都不会完成。反而你们一个个的千方百计从我这里捞好处,这顶多算是一个交易。”
  “噢!我的会长大人,您怎能如此说了,这太让属下伤心了!”
  “哦?那你要的东西我不给了。”
  “噢!会长大人,这更让属下伤心了!!”
  “行了行了!收起你那一套,详细给我说说任务过程。”
  “当然了,会长大人!这可是我的艺术品!”冯文听到九蛇要听过程,顿时有些激动了,于是他把整个过程都描述了一遍,还加上了不少他认为。
  九蛇听完冯文的描述,黑雾在天上绕了个圈,随后冲到冯文面前问道:“你说你把李诗文弄的很惨?惨无人道的那种惨?”
  冯文顿时摇了摇头,一副不可理喻的样子看着九蛇,说道:“那是艺术!那是美丽的艺术!!”
  “哦!艺术啊!这可是你说的哦!”九蛇的语气忽然诡异了起来,说道:“咯!这是你要的东西。”说着,九蛇扔给冯文一颗惧种。
  冯文给过惧种,把它放在手上仔细观看,随后惊叹道:“噢!这真是一颗——完美的艺术!!!”
  九蛇这时又抛给了冯文一颗种子,说道:“这是嫉种,这是给你艺术的价值!嘿嘿。”九蛇嘿嘿一笑,随后黑雾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冯文疑惑的看着九蛇消散的方向,随后忽然明白了些什么,感叹道:“噢!原来会长大人也是艺术的爱好者!这真是太好了!!”
  ..........
  把李诗文抱进浴室后,水生退了出来,继续清理着屋子,没有半点旖旎,看到李诗文虚弱的样子,水生只有满心的愤怒和疼惜。
  水生终于把房间清理干净,刚坐下来歇口气,浴室就传来李诗文的叫声,水生急忙赶了过去,站在浴室外,问道:“诗文,你怎么了?”
  李诗文在里面叫道:“我没力气!我起不来!我穿不了浴袍!”
  “可是刚才的衣服不是你自己脱的么?”
  “啊!胸口好疼!糟了,伤势复发了!啊!”
  水生听到李诗文做作的大喊,抽了抽嘴角也松了口气,看来李诗文的伤势愈合的还不错,至少有心情打闹了。水生还真怕因为这件事让李诗文的心里又遭受伤害,听到浴室里李诗文继续喊叫着,无奈说道:“来了来了!我来帮你!”
  闭上眼睛推开浴室的门,随后说道:“我现在闭着眼睛,我听你指挥,你伤势严重,就不要闹了。”
  “嗯~好吧!那现在你一直向前走,对!走,继续!咦,我还没喊停了!”
  “我算过了从门口到浴缸的距离!”水生忽然有些忸怩的说道:“你......你现在还在浴缸里吗?”
  “嗯!嗯嗯嗯!”
  “我.....我准备抱你起来了啊。”
  “嗯嗯!”。
  水生慢慢的把手伸向浴缸,触及水面时停了一下,随后又慢慢的伸进去了。触及到浴缸底部,水生往前捞去,动作有些僵硬,脸色通红,神情紧张。
  水生一直向前摸去,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