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宗主的都市奇妙生活章节目录 > 第六十二章 事情没那么简单

第六十二章 事情没那么简单


  抓住了要点,一切都会变得很顺利。
  有了宣传有了味道,自然不用当心没有顾客。
  杜非羽在车上躺了两小时就醒了,他还要为晚上的反击做准备。
  活在当下。
  相比于纠缠在那些没有意义的过去里,天天提防着魔宗的动向,杜非羽更想要让自己尽快融入这个现代社会的生活。
  雨已经停了。
  空气的味道因为雨停而变得美妙。
  这样的美妙一直持续到了晚上。
  夜市的欢声之中,杜非羽的烤串销量开始像预期的那样上涨。
  太极烤串,有了和太极表演一样令人满足的味道。
  虽然客流量的变化不大,但是每个人平均购买的烤肉数量却在增加。
  而且随着老杜引入了牛羊肉,烤串的口味也变得更加丰富。
  五花肉和牛羊肉,不一样的蛋白质比例和脂肪口感,带给人的,是不一样的体验。
  烤串的销量开始触底反弹。
  从那个下雨天的200串,上升到当晚的600串,又很快达到700串,追平了第一天创下的业绩。
  接下来杜非羽见证了激动人心的销量增长。800串,900串,终于,在一周后的一个晴朗的夜里,成功达到了1000串的销量!
  这是差不多一万五千元的日营业额,在进入夜市之前,许多人都曾怀疑过实现的可能性。
  杜非羽知道目标实现的艰难。但也只有他和阿白自己知道,在实现这样的目标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
  他们在刘耀那里的取货量也变得越来越大。
  刘耀偶尔留他们喝杯茶,他们也是行色匆匆,礼貌谢绝。
  变化的除了进货量,还有进货时要求的肉类品种。
  从之前单调的猪肉,拓展到了板筋,牛肚,鸭肠,黄喉,猪心等各种类别。
  备货变得麻烦了起来,搞得刘耀隔三差五地就埋怨:
  “不行不行!我这样大亏!我们得重新签协议!”
  在他之前的理解里,杜非羽要的肉只是那几种猪肉而已。
  杜非羽却是指着协议笑答:
  “刘老板,我们协议里说的可是‘肉类’两个字,可从来没说是什么肉啊。”
  “可你这样会让我的备货产生很大困难啊!”
  “可是备货本来就是你要做的一部分吧。”杜非羽指着自己说道,“你看我的样子,我口袋里的钱有那么容易赚走吗?”
  “这不划算!不划算!”
  刘耀的心情显得有些烦躁,只是挥着手嚷着,希望在语言上不落下风。
  “只是等值兑换,你不划算在哪里?该卖多少不是还卖多少嘛。”
  杜非羽说道,心里却是暗暗自喜。
  他知道刘耀烦躁的根源。
  他用低价把肉类卖给了杜非羽,一是受到了快钱的诱惑,二是断定杜非羽在花洋夜市做不开。
  但现在,出乎他意料的是,杜非羽竟然完全在花洋夜市打开了局面!
  1000串的销量,他仅仅用一周的时间就达到了!
  如果稳定保持这样的销量,他刘耀就已经输掉了这场赌局。
  但关键是,他觉得这样的销量可能仅仅是一个开始。
  昨天他在朋友圈里,看到了有人转发花洋夜市的烧烤。
  那个朋友盛赞烧烤现场的震撼,以及烧烤师傅的手艺。
  本来刘耀对此并不好奇,他觉得夜市的烧烤,偶尔收到这样的评价也很正常。
  但当他自己观看那个上传视频的时候,他的下巴差点安不回去了。
  照片里的主角,竟然是每日光顾自己肉店的杜非羽三人!
  而那个文质彬彬笑里藏刀的杜非羽,居然能用火焰在天上画龙画太极!
  刘耀这下知道了,这个年轻人看似张口闭口都是大话,实际上是真的有两把刷子。
  毕竟,他吹下来的牛逼,现在看来,似乎真的有实现的可能。
  可惜晚了。
  现在的刘耀,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低买高卖,享受着高额利润。
  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折磨商人的内心了。
  但杜非羽看破不说破。
  这个世界上,曾有一位老人说过“闷声发大财”的道理,杜非羽觉得他说得很对。
  ……
  阿白如愿以偿地收到了一台崭新的缝纫机。
  她终于可以尝试更多想象中的款式了。
  之前手工缝制费时费力,许多产品并没有办法很好地做出来。
  但有了缝纫机,便有大不同。
  狐族确实聪慧。
  在得到这台机器之前,阿白就已经在网络上反反复复地查询缝纫机的使用原理。
  现在到手了,她连夜捣鼓了两天,就已经可以熟练使用了。
  不过代价是,杜非羽现在每天晚上都会听见缝纫机那机枪一样的“哒哒”声。
  这甚至让他梦见了枪战,那是他刚来花洋市的时候看见的电视画面。
  梦里有个男人总是大吼着:
  “二营长,把我的意呆利炮拿过来!”
  然后就是无止境的突突突突、哒哒哒哒。
  要知道,对于一个远古修仙之人来说,梦见枪战这种现代化的情景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啊。
  不过总体上来说,杜非羽感觉不坏。毕竟,小狐狸这几天高兴得,差点就要搂着缝纫机给它做件衣服了。
  缝纫机被研究透了以后,阿白就带着它去花洋夜市了。
  三轮车已经不堪重负,再来一台缝纫机,哪里装得下?
  杜非羽因此开始考虑买一辆三轮摩托车。
  但在综合考虑了车辆的价格和油价之后,杜非羽咬咬牙,决定相应低碳出行的号召,再买辆二手的人力三轮车。
  杜非羽盛赞,环保出行,真的是一项无比优秀(实际上就是省钱)的举措。
  就这样,杜非羽骑一辆,阿白骑一辆。
  一人带着移动厨房,一人带着移动裁缝店。
  阿白又开始在夜市上做布包和帽子了。而且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来做。
  和杜非羽一样,她所展示的,也是某种表演。
  缝纫机敲打的“哒哒”声,随着音响中的音乐起伏,成为一种独特的节奏。
  她和杜非羽一静一动,一个像台前的舞者,一个则是坐在后面的伴奏者。
  勾线、挑线、压线,她每天都有认真地阅读方欣欣发给她的材料。
  边学边做,技艺便日渐提升。
  做出来的东西多了,围观者多了,购买量也渐渐地爬了上去。
  阿白略施巧计,把扇子夹在这些布艺产品当中来卖,竟获得了不错的效果。
  而李牧白那边,手机贴膜的流量一直很稳定。
  而相比于杜非羽,李牧白豪爽自在的性格更能够和其他人打成一片。
  大天桥下的贴膜摊子,现在老大竟渐渐变成了李牧白在做。
  虽然李牧白对这些都很无所谓,但是现在老邓头等人每天都对李牧白恭恭敬敬,就很足以说明问题了。
  男人的话题直接而有限,无非是烟酒、女人、事业、家庭和球赛。
  李牧白什么都聊,阿南和老邓也很喜欢在闲下来的时候和他聊天。
  而短暂闪现的杜非羽,聊着聊着,已经变成了某种令人敬仰的故事,被说给新来的人听。
  当然,这个故事在后来,被老邓扩充成了三天三夜讲不完的传说。
  简单总结近来的状况,那就是一句话:
  收入滚滚而来!
  “渐渐好起来了。”
  又送走了一波客人之后,杜非羽喝着水,对着李牧白和白十七说道。
  另外两人微笑着赞同了这个观点。
  李牧白一举矿泉水瓶:
  “为了未来,干杯!”
  “干杯!”
  三人齐齐喊了一声,手里的矿泉水瓶碰在了一起。
  ……
  杜非羽本以为这样的美好生活会一直美好下去。
  直到八月中旬,一切突然就出现了波折。
  这天晚上,杜非羽刚刚烤好了一波,垂手等着客人来买。
  李牧白在一边等着收钱,而阿白仍是在众人的围观下,咔哒咔哒地操作着缝纫机。
  这时,两个中年男人走上前来,指着烤串问杜非羽价格。
  杜非羽一看生意上门,没有在意,就解释道:
  “哦,这个大五花肉串12元,羊肉大串18元,还有鸭肠是……”
  “你们这个是现做的吧?”
  左边的中年人打断了杜非羽的话。
  “对的,这个当然是现做的,我……”
  “那好,我要十串羊肉串,不要瘦的,就要肥的。”
  中年男人再次打断了杜非羽的话。
  杜非羽一愣,心想这是什么奇怪要求?不过他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反应还是很快,就和颜悦色道:
  “大叔,你相信我,这烤牛羊肉啊,一定要肥瘦相间才好吃。”
  “哦?我不觉得。”
  中年男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啧,难缠的客人啊……
  杜非羽也不生气,只是一边点头答应,一边去挑比较肥的羊肉串。
  人们总说肥羊肥羊,有人喜欢肥的,也很正常嘛。
  杜非羽拿好羊肉串,没想到那中年男人又说话了:
  “我不要羊肉串了,给我改成十串五花肉。”
  “啊?”
  杜非羽皱了皱眉,心想怎么这个客人事这么多,比买衣服的客人还挑?
  “十串五花肉,只要瘦的,不要肥的。”
  李牧白一听觉得有些恼。他本来还在板凳上坐着,啪地一声就站了起来:
  “你丫的来找茬吧?五花肉怎么会没有肥的?”
  他人高马大,站在两个中年男人面前,足足比他们高了两个头。
  中年男人虽然保持着一副混不吝的神色,但也是面露惊慌。
  杜非羽暂时不想激化矛盾,只是把手一拦,笑道:
  “老李啊,别急,和气生财嘛。他们或许只是想要瘦一点的,挑给他们好了。”
  李牧白随即坐下,先行应付其他顾客。
  而杜非羽则是耐心地挑着。
  一方面是不让其他的买卖受到干扰,另一方面,也是在向其他顾客展示自己的服务态度。
  这时候右边的客人说话了:
  “这个肉串是多少钱啊?”
  “刚刚说过了,嗯,12元。”
  “啧,这市场上大家都卖15元,卖20元的,你一个人卖12元,不是在破坏夜市的市场环境吗?”
  右边的男人说道。
  左边的男人也跟着说道:
  “就是这个道理!大家都不按规矩定价,夜市还怎么玩?”
  杜非羽听罢,手顿了一下。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回事,突然来了你们两个人……”
  左边的中年人没听出杜非羽的言外之意,只是继续说道:
  “什么叫突然?哎,我们是客人,我是为了你好才这么说的好吧?客人挑一点怎么了?我说你这做生意的,讲不讲规矩啊!”
  “呵,我讲规矩,你们讲吗?”
  杜非羽冷笑一声,抬头直视两人。
  “都是同行,我有话也直说了。回去告诉那个躲在你们后面的家伙,价格卖得高卖得低,全部都是我的自由。”
  “15块钱我卖12,也没你说得那么过分。他有意见直接找我来谈,不要搞这种找茬的猥琐伎俩,那样我看不起他。”
  杜非羽语气不再谦和。
  他反驳的同时,还一语道破了两点。
  一,这两人是同行;二,这两人是受人指使。
  两人被杜非羽一下子切中了要害,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杜非羽向着周围粗略一扫,想看看还有没有同伙。
  但下一秒,他就看到了一副让他眼瞳微缩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