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观测章节目录 >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二章

南消香在被蓝溪孜的双手触碰到的瞬间身体似乎痉挛了一下,过度的紧张使肌肉都僵硬了。
  蓝溪孜搂着南消香的细腰,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
  蓝溪孜轻轻抱住了南消香,温柔地说道。
  “消香你也太瘦了,抱起来都能清晰地感觉到骨头,要多吃一点才行哦。”
  南消香感觉到蓝溪孜那精练又富有弹性的肌肉,仿佛人要软倒了。
  【为符合国家法律法规,此处删减1219个字】
  *
  暑假确实是已经到来了,今天和周梨绘她们以及赵适月一起出去玩,唐玉橙似乎说出不来,秦余卿似乎说哥哥一个人在家不放心,嗯,应该是这样说的,针织的话,想了想可能在学习吧,打扰她似乎也不太好。
  ——————————
  “雪雨,好慢呀。”
  “抱歉,稍微收拾了一下。”
  “雪雨,好久不见。”
  赵适月走过来挽着我的手如是说道。
  “啊~小月月好久不见。”
  “适月大小姐你也算久吗?”
  “呃。”
  周梨绘似乎有些怒气地对赵适月说道。
  赵适月躲在我身后,有些想暂避锋芒。
  “所以,去哪儿?”
  “最近……好像新开了一家游乐园,理默我们要不去那儿玩吧。”
  古铭沁回答了理默的问题。
  “好啊,雪雨没意见吗?”
  “嗯。”
  然后周梨绘似乎也没问赵适月就说道。
  “那走吧。”
  边走的时候,赵适月边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雪雨。”
  “嗯。”
  “稍微有点惹周梨绘生气了。”
  “怎么了呢?”
  “上次在咖啡店你不是说梨绘似乎也说过同样的话吗?”
  “嗯~好像是的呢。”
  “然后我就去问了一下她怎么回事,顺便说了一下那件事。”
  “她沉默了大概半分钟,然后又语重心长地开始说教了,之后不知为何说话的语速越来越快,其中甚至还夹杂着听不懂的语言,呜呜呜~好可怕,第一次见梨绘生气,好可怕。”
  虽然还不知道生气的原因,不过情况还是稍微清楚了。
  “也有可能是梨绘那天心情不太好吧,小月月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稍微原谅她一下呢。”
  “梨绘经常生气吗?”
  “唔~似乎之前我没见过她生过气。”
  “唔~看来我的做法超惹她不高兴了。”
  “梨绘她偶尔也会有点坚持自己的想法的。”
  “是吗?”
  “上次初升高的时候似乎就一直想让我来现在这个学校。”
  “似乎都有点想赶我走的感觉了呢,不过梨绘应该也有自己的理由吧。”
  “要是梨绘不那么坚持己见,那我不就遇不到雪雨了?似乎还得感谢她呢。”
  “嘻嘻。”
  赵适月有些顽皮地说道,我笑了笑回应道。
  “你们两个,再不快点就跟丢了。”
  “抱歉,梨绘。”
  在游乐园里,大家似乎都玩得挺开心的,古铭沁好像特别害怕刺激的项目,但似乎又最喜欢去尝试。
  “铭沁同学,下次我不和你一起坐了哦。”
  “诶?为什么?”
  “手都被你握痛了,耳朵都被震聋了,你还问为什么。”
  “抱歉,理默,我太紧张了。”
  “大家想喝点什么吗?我去买”
  “我要柠檬水。”
  “花茶。”
  “我要喝咖啡哦,雪雨。”
  “嗯。”
  “我陪你一起去吧。”
  周梨绘如是说道。
  “嗯,好啊。”
  ——————————
  “一杯咖啡,一杯花茶,一杯柠檬水,谢谢。”
  “一杯红茶,不,两杯。”
  “雪雨有什么想说的吗?”
  “唔~”
  “那我就先说了。”
  “最近一切顺利吗?”
  “嗯。”
  “有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吗?”
  “这个,应该算是吧。”
  “雪雨呢,老是让人不想放下呢。”
  “……”
  “所以适月告诉我那些事,那些做法后仿佛又让我回到了从前。”
  “明明是对那时候的自己感到生气,却不知为何一直在对适月她发火。”
  “……”
  “果然我还是放不下雪雨你呢。”
  “什么尽量远离雪雨都是自欺欺人的骗局而已。”
  “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把你变成所有物呢,雪雨。”
  周梨绘如是说完,尴尬地看着我苦笑着。
  ——————————
  “给,红茶。”
  “谢谢。”
  “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怒火发泄到适月大小姐身上了,看来得好好道个歉才行。”
  我默默地喝着红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走吧,回去了,让大家等太久就不好了。”
  “嗯。”
  ——————————
  “适月,你和我先进去吧,我有话想对你说。”
  在鬼屋前周梨绘拉着赵适月先进去了,赵适月被拉着进去前不安地看了我一眼,我笑了笑,稍微示意她不用担心。
  “真是我行我素,梨绘这家伙,你说是吧,理默。”
  “古铭沁同学,说别人之前要好好想想自己哦。”
  #
  赵适月被拉着前进,一路上煞费苦心突然跳出来吓自己的鬼看起来都没有前面的女人可怕。
  “那个……”
  “抱歉。”
  周梨绘道歉道,并且放开了拉着赵适月的手。
  “没事儿。”
  “我是指上次的事。”
  “诶?啊~哦,那件事啊。”
  “对啊,不好意思,突然就对你发火了。”
  “没,没事儿,是我不好,不该……”
  赵适月说到一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直到现在都不太清楚惹周梨绘生气的原因。
  周围到处都在鬼哭狼嚎,但两人之间的空气却流动的十分缓慢,看不到彼此的脸,却感觉的到彼此的心情。
  “总之,是我不好。”
  这样说着,周梨绘慢慢走近了赵适月。
  “啊~没事,没事,我没放心上的。”
  “不过,适月大小姐要是再向雪雨打小报告,可就真的不会放过你了哦。”
  周梨绘抬起赵适月的下巴说道。
  赵适月被吓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抱,抱歉,我错了。”
  “什么啊,开玩笑的啦。”
  “诶?!”
  “哈哈,你要是不和雪雨说,我都鼓不起勇气来道歉的。”
  “这样吗?可是刚刚好吓人。”
  “真的吗?大家都觉得我这方面很可爱哦。”
  “真的?”
  “当然啦,我可是超可爱女高中生。”
  “果然,有点可爱到可怕呢。”
  “哪里呢,只是偶尔觉得太可爱了不好,所以才要变得让人讨厌一点。”
  “还可以这样?”
  “当然啦,要不然每个人都想来和人家交往,也会稍微应付不过来的。”
  “哈哈,不愧是有丰富经验的梨绘啊。”
  赵适月尴尬地笑了笑。
  “那要不要来试试,我可以教你哦。”
  “朋友还行,女朋友就算了。”
  “哈哈。”
  “哈哈哈哈。”
  “适月有时候也挺可爱的嘛。”
  “哪里比得上梨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