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是先生的白月光章节目录 > 第七十四章阮时宴的嘴唇,有点凉

第七十四章阮时宴的嘴唇,有点凉


  “阮时宴。”卿清开口,声音很轻,她从阮时宴怀里探出头,看着男人如墨般的眸子,依旧迷人:“我们试试吧。”
  听到这句话,仿佛有什么进入了他的心里,将他整颗心脏都填满。
  男人喉结动了动,薄唇轻启,回了个“嗯”,卿清似乎是满意的往他怀里拱了拱,怀里的人娇娇软软。
  阮时宴的心跳那么真实,那么可靠。
  他本来是十分生气,可是卿清的那一句“我们试试吧”就让他心里的怒火瞬间平息,就好比一场熊熊的烈火,被一场暴雨淋灭,再也燃不起来。
  两人抱了好一会,“卿清,我等你这句话很久了。”卿清没有搭话,阮时宴自顾自的说着,“以后只能是我,除了爱我,不能爱别人!”怀里的人还是没有动静,阮时宴松开卿清,怀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刚才他说的话就都没听见了……
  是有点气的,真是让人抓狂!
  盯着她软嘟嘟的嘴唇,阮时宴真想把她吃掉。一阵凉风拂来她眉头微蹙。阮时宴拉开车门,把她报了上去,调节了一下座椅,卿清依偎着,找一个舒服的睡姿。
  他的嘴角愉悦地扬起,低下头,吻了吻卿清的眉心,然后转进驾驶座,发动车子离开。
  车子停在卿家拐角,阮时宴倚在靠背上,微微偏过头,就看副驾驶的女人熟睡着,从外面打进来的路灯的光亮依稀能看清她的脸。
  他盯着卿清的脸,看的出神,碎发随意的落在卿清脸前,阮时宴身处修长的手指替她拨弄了下一,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卿清睫毛呼扇了两下,长长的睫毛在眼睑的剪影若即若离,随即睁开了眼睛。
  “醒了。”
  卿清坐起来,看了看窗外,“你怎么不把我喊醒。”卿清幽怨的说着,“我睡了多久了?”
  卿清看了看阮时宴,随手抓起他手腕上的腕表,看了看,已经是凌晨了。
  她抬头,对上阮时宴好看的眼睛,她眨眨眼,唇贴上他的唇,蜻蜓点水一般离开了,阮时宴的嘴唇,有点凉。
  “没了?”阮时宴看着她,似乎是意犹未尽,
  “没了。”
  阮时宴深邃的眼眸落到卿清唇瓣上。
  察觉到阮时宴的眼神,卿清手一紧,在阮时宴快要亲上去那一秒,用手心阻挡住男人的意图。
  阮时宴的嘴唇不偏不倚落在卿清的手背,传来一阵温热。卿清笑吟吟的看着阮时宴,有些得意,她躲过去了。
  阮时宴的呼吸扑撒在卿清手背上。
  痒……
  卿清身子几不可见地颤了颤,手心突然感觉到一阵温润,卿清赶忙把手拿开,嫌弃了搓了搓。
  卿清的举动似乎让他非常不满,他侧了侧身。
  “啊!”一只大手把卿清捞了进怀里,卿清的手撑在阮时宴腿上,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抬头看看他。
  卿清一阵脸红心跳,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看着男人的脸一点一点靠近,然后索住她的唇舌,鼻息间,充斥着男人清冽的烟草香,唇舌间抵死缠绵,没有一丝空隙。
  卿清的身子越来越软,而男人却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她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身体深处泛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情丨潮。。
  卿清用手推拒着阮时宴的胸膛,只换来阮时宴更进一步的侵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