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打爆了诸天万界章节目录 > 第76章 金网印

第76章 金网印


  如果这些人吃了,他倒是要觉得奇怪。
  不过他要做的事情却已经做完了。
  他看了一眼几人之后,主动向前,用一根树枝挑了一下沼泽之中腐烂的软泥。
  就听到嗤啦一声轻响,龙飞赶紧把树枝抽回来,果然,树枝上面的树皮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
  而且在龙飞将树枝从泥浆里拿出来的那一瞬间,龙飞明显的感觉到了这沼泽之中,有一股强悍的气息从里面蔓延出来。
  火舞把龙飞拉过来,低声说道:“这是那沼泽之中的妖兽对我们发出的警告,警告我们立刻离开。”
  龙飞皱着眉头,低声说了一句:“这沼泽之中毒性剧烈,你们几人切切小心。”
  其他几人听到龙飞这样说之后,倒是也没有其他的反应,反正按照龙飞的修为,这样的地方,他是绝对不能靠近的。
  但是问题不只是龙飞不能靠近,其他几人就算是真罡境的武者,也是绝对不能靠近这沼泽的,他们现在虽然已经将皮肤,骨骼都磨炼得极为坚韧,但是也不能和天生就坚硬的木枝相比,刚才龙飞拿来试探那沼泽毒性的是一种非常坚硬的乌铁木。
  这种乌铁木是一种虽然是常见的木头,但它的质地细腻而且坚硬,就算泡在水里几千年也不会腐烂。
  然而刚刚乌铁木被龙飞一放进沼泽的软泥里面之后,很快就已经腐烂了,其他几人虽然对自己的修为有信心,可是他们也是知道的,自己的能力再强,骨骼肌肉再坚硬,也绝对不会比这铁木更加坚硬。
  而且在场的四个人之中有两个是女孩子,虽然不说是身娇肉贵,可也是对于脏东西和恶臭气味有着天然的抗拒,如果让她们趟着这沼泽走过去,恐怕她们也绝对不会愿意。
  火舞看了几人一眼,似笑非笑的说:“几位有没有什么办法?如果有的话就说出来吧。”
  听到火舞这样说,那老者先是扫了一眼那对夫妻,又转过头来看向火舞,问道:“女娃娃,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你觉得我们几个人能有什么办法?”
  火舞耸了耸肩膀,颇有些无奈地说:“既然是你们说要来这儿沼泽地之中取最后一件看得上的药材的,那自然是要你们想办法。反正我是没有办法过这沼泽地,如果你们没办法的话,那么咱们现在就离开吧。”
  那老者似乎对火舞这句话颇有些无奈,他笑到:“怎么能说是我们提议的呢?老夫我和他们可不熟。”
  那男人似乎有些糟心地看了火舞和那老者一眼,说道:“行了,我这边有办法。”
  他从自己的储物袋之中拿出来一个很小很小的印章,把这个印章捧在手上,对火舞和那老者二人说:“这个印章是我在一年之前从一个拍卖会上买来的,冲虚境才能够完全使用,以我现在的能力,是绝对不可能完全发挥这个印章的能力的。”
  他看了一眼在场之中的人,语气平静地继续说道:“虽然以我一个人的能力是绝对不能使用这印章的,可是如果集合我们在场的三人元力的话,应该可以将这印章的能力激发个七八成。以这印章的能力,镇压这沼泽之中的怪物,应该不成问题。”
  他指了一下自己的妻子,说道:“而我妻子有一种方法可以在短暂时间之内凌空飞行,她可以趁着我们和着沼泽之中的怪物拖延的时候,非到那个石头上,把那药材取回来。”
  听到这男人这样说之后,龙飞心里那种诡异的感觉又出现了,又是这样,似乎面临绝境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会出现。
  那个男人提出了一个似乎能够解决眼前困境的方法,可是这个方法却仍然让他觉得很是奇怪。
  不过这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们已经做足了准备。
  龙飞看了一眼火舞,看到火舞对他隐蔽的比了一个可以的手势之后,便退到一边说:“那我就在这边等着吧。”
  听到龙飞这样说之后,其他人也并不在意,挥挥手就让龙飞到一边去了。
  龙飞知道他们为什么对待自己的态度这么随意,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元气境界低,龙飞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如果只是因为自己的元气修炼境界很低,就这么看轻自己,那么这些人是注定要倒霉的。
  他最后把眼神定在那个一直试图和他搭话套出他师承的女人身上,明知道他现在炼药术已经到了什么境界,却还是这么轻视他,难道就不知道如果元气的强度不到一定程度的话,是不可能炼制出高级丹药的吗?
  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个男人输出了一丝元气,那个小小的印章像是被点燃了一样,周身金光大作,金光落下之后,那印章已经变成了人头大小,悬浮在那个男人的手掌之上。
  那个印章似乎是一块黑色的木头雕琢而成,形状很是奇异,印章下面还有一丝丝红色的痕迹,像是印泥一样。
  这一招对于那个男人的消耗确实非常明显,因为那个男人将这印章催化出来之后,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看到这男人的模样之后,那老者催促火舞:“女娃娃,竟然这位小兄弟已经说到做到了,那么我们也助他一臂之力吧。”
  听到这老者这样说,火舞也是不再磨蹭,走过去之后,纤纤玉手搭在那男人的后背处,距离他的后背只有短短的一个手指左右的距离,而她的手掌和那个男人的后背之间,一道火红色的光芒闪烁着。
  这赫然是火舞在催化自己体内的元气,流进那个男人的经脉之中,帮助那个男人催导这个印章。
  这个印章对于元气的消耗果然非常明显,过了没一会儿,火舞的额头之上也是渐渐浮出了一滴一滴的细汗。
  那个老者虽然修为要比这男人和火舞两个人高出一些,可是他的状态也非常的不好,喉咙之中传出来嘶哑的吸气声音。
  而随着这印章的力量一点一点地激发,那个沼泽之中传来的危险气息也是越来越浓郁,过了没多长时间,就听到一声呱——的声音,一只巨大的黑色蟾蜍竟然从那腐烂沼泽之中蹦了出来。
  这个蟾蜍通身漆黑,背上的疙瘩,每一颗都闪烁着淡紫色的光芒,明显是有着剧毒的。
  它猛地一张嘴,发紫的舌头从嘴巴里面吐出来,猛地向几个人的方向刺过来。
  “是腐沼毒蟾!”
  龙飞心中默默浮现出这个名字。
  这种剧毒蟾蜍可以说是凶名赫赫,因为这种蟾蜍不仅肉体力量非常强悍,那舌头简直如同刀枪不入一般。
  而且它的舌头之上还有剧毒,一旦这剧毒碰到任何物品,一瞬间就会疯狂腐蚀。
  龙飞知道如果以他现在的元气修为的话,被这畜生的舌头缠住,一时半刻恐怕被缠住的那一处皮肉就要融化干净,直接露出白生生的骨头。
  他看了火舞一眼,眼眸之中有一些担心,这畜生的腐蚀能力,虽然对于真罡境的武者来说,能力要稍微削弱一些,可是也削弱不了多少。
  尤其火凤学姐是一个女孩子,如果被这玩意儿的毒液溅到了,伤了哪处皮肤,就算是火凤学姐不生气,他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
  而且这种腐沼毒蟾的最厉害的毒性还不在于它的舌头,而是在它的后背的毒液脓包之中,这些毒液可以直接喷射出来。
  这种喷射出来的毒液,不要说是一时半刻的时间,立刻就会将皮肤直接腐烂到骨头,如果是不小心被喷到命门所在之地,比如说脖子之类的地方,恐怕一瞬间就会直接将脖子腐烂一半。
  看到这只漆黑色的巨大毒蟾之后,其他人显然也认出了这蟾蜍到底是什么品种,它们的脸色也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金网印!”
  那个男人手中的印章金光一闪,上面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模糊印字,这个字在半空之中逐渐凝聚成形,像是一张巨网一样,向着那个腐沼毒蟾扑了过去。
  腐沼毒蟾的舌头打在这巨网之上。
  就像是龙飞将树枝插进那腐烂沼泽的软泥之中一样,发出来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
  那只腐沼毒蟾吃痛,舌头猛地缩回去,整个身体扑过来,便开始混战起来。
  看着那腐沼毒蟾全副心神都在打斗之中的时候,那个女人右手之上,忽然窜出一条白绫,她一翻身踩了上去,如同脚踏白云一样,几步就走到了那黑色石块上面,取走了凝露化元果。
  那只蟾蜍正在战斗的时候,发现自己一直守护的果实被别人摘走了,顿时一声怒吼,就要再扑过来。而此时,那男人控制着金色的印章,凝聚成一道力,就往那腐沼毒蟾身上狠狠地一刺,那只腐沼毒蟾的身上立刻飙射出一道黑色的血液。
  那个女人也是飘了过来,站在这一行几人身边。
  那蟾蜍看那个盗走了它保护的凝露化元果的人和它的敌人竟然站在了一起,顿时也不回去了,又向着几人扑过来,它背上的毒液上面的反光更是越发的明亮,似乎在下一瞬间,就要将其中的毒液迸射出来。
  看到这蟾蜍扑过来,那个女人似乎极为害怕,向后面踉跄了几步,那方向正是龙飞所在的方向。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