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穿之娇妃动人章节目录 > 第20章 清穿康熙宜妃

第20章 清穿康熙宜妃

进宫了之后皇上又对她有着三分宠溺,其他妃嫔包括皇后自然会对他礼让三分,并未受过多大挫折的她如今还太过稚嫩。
  这边康熙则是面色阴沉的望着奏折,看着皇上阴沉的面容,李德全不需要多想就能够知道皇上这是不满意佟妃了。
  康熙也确实是不满意佟妃,如果说在这后宫中有哪个人在他的心上的话,一个是与自己相依相伴的皇后赫舍里氏,二就是出生母族是自己表妹的佟妃,康熙让佟妃入住生母所住的景仁宫,并且景仁宫里只有她一位宫妃,可见康熙对佟妃的纵容。
  可是昨日,自己去看佟妃,与她一同用晚膳时,佟妃却让宫女太监们退下,然后让一个打扮的温柔可人的宫女向自己倒酒,还告诉自己她不方便,又让小宫女站在自己的面前对着自己含情脉脉的。
  那一分钟康熙简直气炸了,因为这不仅仅是佟妃对自己好意的践踏,要知道康熙原本是打算,哪怕不能够给自家表妹一生一世,至少在这景仁宫中只有自己与她的。
  而且佟妃这般心急的让自己宠幸宫女,是为什么?康熙脑子一转就知道了,佟妃窥伺后位或者是佟佳氏窥伺后位,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让康熙心情很不好,当下也就直接的拉着乌雅氏到偏殿去宠幸了,并且封了一个答应扔在景仁宫。
  可之后佟妃都是提携这个乌雅氏的模样,让康熙心中更是不痛快,让一个皇帝不痛快,皇帝也会让你不痛快。之后的日子里,康熙在没进过佟妃的宫中,因为这是康熙给自己表妹的一个机会,让表妹认识到自己错误的机会。
  然而,没过几天,全宫的宫妃全部都站在了坤宁宫中。谁也不敢吱声,因为皇后赫舍里氏正在生产,康熙在那儿焦急地走来走去,太皇太后虽然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手中的佛珠却越转越快,而太后已经一副懵了的样子。
  谁又敢在这时候做什么幺蛾子呢?宫妃们就这样站着,站到了半夜。腿都已经酸胀麻痛,轻轻的倚在自己身后的奴婢身上了。
  就在这焦急的氛围之中,天将要大亮了,皇后赫舍里是已经在产房中待了一夜了,这时稳婆着急的跑了出来说道:“娘娘的身子太弱了,如今大人孩子只能够保一个。”
  康熙愤怒的喊道:“你在胡扯什么,都给朕回去,朕要母子均安。”
  稳婆无可奈何的说道:“皇上还是快做打算的好,否则会母子俱亡的。”
  康熙恨恨的看了一眼稳婆,转身沉重的说道:“保皇…”
  太皇太后望着康熙淡淡的警告着说道:“玄烨,你是大清的皇帝。”
  康熙已经流出了眼泪的望着太皇太后。殷切地喊了一声道:“皇祖母,赫舍里氏虽有不足,但是一向公正贤明呀!”
  太皇太后直接的说道:“是是非非如何,你心中也是有数的,皇祖母老了,但眼睛还没瞎,你只需记得你是大清的皇帝。”
  康熙痛苦地闭上了眼,拳头捏的紧紧的。颤抖的说道:“保皇子。”
  稳婆得了命令,连忙回去,接着为皇后生产了,站在一旁的宫妃们又是羡慕又是心寒的,羡慕皇后有皇上如此,又心寒若是自己也是如此,必定也是需要保皇子的,一时间静若寒暄。
  没过多久便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声,稳婆抱着一个孩子出来欣喜地说道:“大喜,皇后与皇子母子均安,母子均安。”
  康熙欣喜得很,上前去轻轻的掀开孩子的包裹,虽然这个孩子这个巴巴的红彤彤的,但康熙仍就是觉得可爱的很,正要欣喜的赏赐时。
  听见产房里有人焦急的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皇后娘娘血崩了!”
  没过一会儿,便有人请皇上进去见皇后娘娘最后一面,周围的宫妃们或明或暗的都露出了欣喜的样子,雅利奇看到如今已经被宫中磋磨的仿佛有些胆小郭络罗婉柔,身上穿着过时的料子,头上只带着几个银簪,整个人都显得落魄的很。
  然而她的眼睛却是直直的望着产房,眼底里流露出一种果然如此的模样,一副早已经知晓的样子,而且,虽然她刻意装的有些胆小畏缩的模样,但眼睛深处燃烧的野心可不是如此呢。
  雅利奇看了她一眼就没有再多看什么了,如今的她并不需要自己多加观察了,虽然她容貌姣好,但是在这后宫容貌好的人太多了,她本人又算不上是什么有心机的人,如今还有一直有着一种穿越者面对土著的那种高傲以及鄙夷。
  绝对成不了气候,因为你拿别人当说傻子耍时,别人也说不定拿你当傻子耍呢。现在最重要的是,雅利奇的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腹部,这里面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前些日子运转功法的时候发现了肚子里多了一处是吸收灵力的地方。
  一查探是个孩子,当知晓会有一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是雅利奇真诚不带任何掩饰的笑了,如果没有算错时间的话,他将会是四阿哥。
  因为如今的她已经快要满一个月了,而马佳是已经怀孕五个月了,肚子里的应该是三阿哥,至于为什么这么确定会是儿子,因为九尾狐多子而且极少极少能够生女儿的。
  当康熙再次出来的时候浑身颓废,眼眶通红。停也不停的就走出了坤宁宫,太皇太后只好将这个孩子带到自己的宫中,并且挥退众位嫔妃。
  雅丽奇正要走的时候,看见朝自己走来的郭络罗婉柔,虽然不怕她,但是也完全不想搭理她,转身换另一条路走了。
  郭络罗婉柔见雅利奇转身就从另一边走了,又是难堪又是嫉恨,可是看着走过来的乌雅氏又恢复了一开始的温柔,努力的上前与她搭了几句话,话里话外不住的讨好。
  乌雅氏既自得又瞧不起她,敷衍了她几句就走了,可没走多远就直直地跌了下去,身下也开始冒出了血花。
  郭络罗婉柔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