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人录章节目录 > 第二十三道 引战

第二十三道 引战


  越是聪明的女人,面对情爱之事,智商越是呈负方向直线抛低。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古人诚不我欺!
  ——《玦言玦语》
  瞧着这一大家子声情并茂的表演,秦戏时也不禁入了戏,因问道:“那位大少奶奶究竟是何来头?落个水便引出这么大动静,比小三爷那亲生的还来得金贵?”
  顾玦浅浅一笑,没有立即跟她解释,而是先卖了个关子:“秦姑娘可知为何别国都是男子称帝,我大商国偏要设立女帝?”
  秦戏时猜测道:“老皇帝没生出儿子?”
  “咳……差不多罢。先帝驾崩那年,皇子们许是伤心过度,皆随先帝去了,只余下一位小公主,也就是如今的女帝。”
  “这阴谋使得也太明显了。”纵然刚受了刺激神志不清的秦戏时,此时都忍不住徘腹道,“皇室血脉凋零,受益最大的自然是老皇帝的亲兄弟——我们眼前这位大义灭亲的云州君。”
  “总归血脉没有旁落。只是别国再想和亲,唯有从宗室选出子弟了。”顿了顿,顾玦将目光停在那紧闭的房门上,叹息道,“南宫婉原是寒武国大将军南宫无极之女,半年前送来和亲的。同为将门之后,她与大公子本该有很多共同话题,偏偏闹到如今这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若南宫婉这次没熬过去,怕是又该引起两国纷争了。”
  秦戏时道:“将门虎女,想必没那么脆弱。”
  “别抱太大希望,南宫婉与慕容寒不一样。或者说,天下再找不出第二个似她这般的女子。”
  难得能从顾玦口中听到如此高的评价,秦戏时对那远道和亲的南宫婉更好奇了:“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的,她有什么不一样?”
  “你见过大公子,应当看出他时日不多了罢。”
  秦戏时若有所悟:“你是说……她克夫?”
  “……”
  难得秦戏时智商下降得厉害,顾玦叹了口气,直接点明道,“大公子是中了毒,而下毒者,正是他这位天下独一份的妻子。”
  此言大大出乎秦戏时意料,不禁睁大了眼睛看去。
  敌国和亲、将门虎女、夫君不爱、小叔不疼……临死前还给夫君下了毒?这相爱相杀的套路,话本子里都不敢这么写!
  “能叫慕容言那般人物着了道,这南宫婉必然是不简单了,却如何落个水便要死要活的?除非……她一心寻死?”
  得到顾玦那副“你终于明白了”的表情,秦戏时一颗心又紧紧提了起来。
  “她一心求死,两国交战无可避免。如今云州君年迈,慕容言又因病无法上战场,要长风将军堪当大任也不太合适……大商国禁不起战乱,寒武国却是个强兵重武之国,真要打起来,怕又是一场生灵涂炭的浩劫。”
  分析到这儿,秦戏时看向那扇门的目光又不禁多了几分同情,“何必呢?”
  在她看来,用一条命,换战场上成千上万条将士的命,委实有些损人不利己。难道各国之间除了战争,再没有别的相处模式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