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极品全能学生章节目录 > 第10260章 最顶级的晚宴

第10260章 最顶级的晚宴


  雨诗眉头紧皱。
  可以说。
  这是让她去见她的杀父仇人,还有那个将她害成现在这样,欺骗她感情的人,并且要坐在一起吃饭。
  这是最残忍的事情了。
  如果是以前的雨诗,她是肯定不会去的。
  因为她无法面对这一切,她也控制不住自己不动手。
  但她认为。
  田下说的对,她也长大了,很多的事情,她需要明白了,他需要自己亲自去面对了。
  “好!!”雨诗点头。
  “不错嘛,我还以为你会说不呢。”曲溪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此时的她也是一脸赞赏的神色。
  她很少会看得起什么人。
  就算是当年的辉月和魔教教主他们这些人,她也没有看得起。
  她认为。
  雨诗这样的大小姐,能有这样的变化,是真的很不容易。
  “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雨诗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曲溪反问道。
  “之前的我,在你面前用我父亲,还有他的几个兄弟耀武扬威,现在我站在你面前,却靠着你的怜悯才能活着。”雨诗觉得很可笑。
  她感觉自己的人生真的是非常的可笑。
  “不,你错了,我并不是因为你的怜悯而让你活着,而是我觉得你还有活着的价值,你还然我觉得你有点意思,有一天,你让我觉得你很无趣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死。”曲溪非常随意的说道。
  她!
  现在是掌控一切,运筹帷幄的人。
  她可以决定雨诗的生死。
  “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我看出来了,包括那个苦竹,还有野狭,都在你的算计之中吧,你这样的人,真的很可怕。”雨诗也算是亲眼看着曲溪一点点的获胜的。
  一步一步。
  都计算的那么周密,那么详细。
  “这就是我的人生,我不允许自己的人生有失败,我这一辈子,只失败过两次,第一次就不说了,第二次是最近才失败的,而且是在我认为自己可以轻松拿下对方的时候失败的。”曲溪平时很少会和别人说这些。
  因为她的人生就是如此。
  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聆听她的事情。
  现在面前的雨诗,却给了她不同的感觉。
  “你这样的人,也会失败,我真的很想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雨诗看着曲溪。
  “他的名字叫做夏天,我调查过他的一切消息,他的实力在我面前也不算什么,就在我认为,我随手就可以灭掉他的时候,我失败了,他真的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特殊的人。”曲溪对夏天的评价很高。
  虽然夏天的实力不怎么样,可她绝对不认为,自己的失败是巧合。
  这个世界上。
  任何的一切。
  包括运气。
  都是实力的一部分。
  她现在回想起自己对付夏天的时候,她也明白,就算上次不是天妖万霖出现,她应该也拿不下夏天。
  当然了。
  现在去对付夏天也不可能了。
  地狱之门打不开。
  她就算是杀了夏天也是无用的。
  她之所以要对付夏天,就是因为与地狱做了交易,他将夏天交给地狱,地狱将她需要的力量交给她。
  就这么简单。
  “夏天!一个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吧,我也认识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他叫田下!!”雨诗说道。
  “田下,我听说过这个名字,就是他将你送回雨鹰城,而且还在将元家闹的非常惨的那个人对吧,别人都称呼他为夜叉。”曲溪对一些消息还是非常了解的。
  “对,你被人称呼为母夜叉,他被人称呼为夜叉,他教会了我很多道理,我明白,他之前对我凶,对我做的那些,其实都是为了让我成长罢了,以前的我太单纯,什么都不懂,但最近,我都想通了。”雨诗说道。
  “有意思,早晚要见见这个人。”曲溪说道。
  “你不记得了吗?就是当初你和我抢的那个人,在土城抢的那个人。”雨诗说道。
  哦!
  曲溪恍然大悟,此时他终于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之前差点杀掉的那个人。
  如果不是土城的规矩。
  她当时就杀了那个人了。
  “有意思。”曲溪微微点头。
  同时她也起身:“好好装扮一下,我过一会儿来接你,既然重新面对你的表哥,自然要漂漂亮亮的,让他明白,你不是烂大街的。”
  雨诗这个人,平时穿着随意。
  大小姐了。
  没有人管她,甚至可以说,她穿着非常中性。
  从没好好的打扮过自己,因为她一直认为自己很好,不需要故意去打扮。
  可她现在还记得她表哥最后说的话。
  夜晚。
  城主府。
  这里是雨诗最熟悉的陌生地。
  以前。
  这里是她的家。
  她生在这里,长在这里。
  可现在。
  她回来这里,居然需要别人的通报了。
  “主人,我们可以进去了。”一个相貌非常丑陋的男子恭敬的说道。
  男子这一路上,看过雨诗很多次。
  但他都没有去说什么。
  恩!
  “你一会儿在门外等着就可以了。”曲溪非常平淡的说道。
  “是,主人。”
  就这样。
  他们一路走了进去。
  一直走到大殿的时候,他们才停下来。
  一路上。
  雨诗的目光一直在看周围的一切。
  这一切。
  曾经都属于她。
  可现在。
  这一切都不属于她了。
  跟她一点点的关系都没有。
  “走吧,不用留恋了,这个世界上,你有实力,你就有一切,你如果没有实力,那你什么都没有。”曲溪直接走了进去。
  门口站着两个守卫。
  此时。
  宴会厅内。
  苦竹坐在主位之上。
  齐公子和其他的几个管理者都站在两边。
  还有几个丫鬟在站在那里。
  “坐吧!”苦竹准备了两把椅子,也就是说,他给雨诗也准备了一把椅子。
  当然了。
  他不是给雨诗面子,而是给曲溪面子。
  因为雨诗是曲溪带过来的,如果雨诗只是一个下人,那曲溪也不会让雨诗进来的。
  曲溪和雨诗也是直接坐下。
  一旁的齐公子站在那里。
  低着头。
  一句话都没说。
  他给苦竹当狗,辛辛苦苦换来的就是站在一旁,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
  他出卖了一切。
  出卖了雨诗。
  现在雨诗就坐在那里,身份地位依然是比他高。
  “有什么事,直接说吧!!”曲溪非常随意的说道。
  苦竹看了一眼雨诗。
  “没事,她是我带来的,出事我负责。”曲溪直接说道。
  她这么一说。
  苦竹自然不会再说什么了。
  苦竹也明白。
  曲溪这个人的思想正常人搞不懂的。
  就说现在吧。
  这张桌子上三个人。
  两个是雨诗的杀父仇人。
  曲溪居然还将雨诗带过来。
  如果说是想要用雨诗制裁他,那也有些可笑了。
  雨诗在他眼中,就是一个蝼蚁,他随便动动手指就可以碾死的存在。
  “好!!”苦竹微微点头。
  其实这个晚宴是非常豪华的。
  因为这里不但有雨诗的杀父仇人,还有从她手中剥夺一切的那个男人。
  外面那个曲溪的手下不是别人。
  正是雨诗的二伯。
  野狭之主。
  当然了。
  现在的他,被曲溪易容了,所以没有人可以认得出来。
  只要他不动手。
  那就不会被发现。
  同样的。
  他们都不知道的是,曲一一就是旁边的那个丫鬟。
  而门口的两个守卫之中,有一个人就是夏天。
  这才是最豪华的晚宴。
  原本。
  夏天是不打算再过来了,因为这些人抢夺的鹿灵,他不感兴趣。
  不过在他采购物资的时候发现雨诗居然和曲溪在一起,他也就跟过来了。
  曲一一同样跟着夏天一起过来了。
  所以。
  这里才能有这么豪华的阵容:苦竹,曲溪,雨诗,齐公子,野狭之主,夏天和曲一一。
  “我这次让你过来,主要是为了第九个千机盒的事情。”苦竹开门见山的说道。
  他这次叫曲溪过来的目的也正是这个。
  那就是最后一个千机盒。
  “说吧,在什么地方,要怎么合作!!”曲溪说道。
  她也很痛快,她来这里之前,已经猜到苦竹找她是什么事情了,苦竹这个人,找她没有别的事情,肯定是为了第九个千机盒的事情。
  虽然他们两个都知道对方有四个千机盒。
  但这四个千机盒是跑不掉的。
  现在他们是要合作,一起对抗外敌。
  只要将外部的千机盒找到了,那他们就可以商议,一起寻宝,还是互相抢夺了。
  在最后一件千机盒到手之前,他们不会擅自动手。
  也不会去打破现在的平衡。
  他们觉得。
  现在的平衡还是非常好的。
  “最后一个千机盒在圣心法师手中。”苦竹淡淡的说道。
  恩?
  听到这里的时候,曲溪也是眉头一皱。
  不得不说。
  这是一个坏消息啊。
  圣心法师。
  这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吗?
  先不说圣心法师的实力如何。
  如果你在土城这种地方动圣心法师,土城之内的人会不会答应,土城的管理者会不会同意。
  就算是所有人都同意了。
  圣心法师的后台会不会报复?
  可以说。
  曲溪的鬼点子就算是再怎么多,她也不敢对圣心法师做什么。
  “怎么?你也有没办法的时候?”苦竹问道。
  他此时也是非常有兴致的打量着曲溪,一直以来,他们的合作,曲溪总是有办法的,不管曲溪用的是什么办法,总之一定会有效的。
  就好像。
  没有曲溪做不到的事情。
  “我不敢动圣心法师。”曲溪说道。
  她是真的不敢动圣心法师,这和对付荒野雄鹰不一样,她之前之所以不敢招惹雨诗,就是因为她觉得时机还没到,她当时只是暂时表现的不敢招惹荒野雄鹰。
  实际上。
  暗地里,她是不服气的,而且她也在想办法对付荒野雄鹰。
  可同样的。
  她却是打心眼里不敢去对付圣心法师。
  这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我还以为你能有办法呢,你如果有办法,那我们就合作搞定圣心法师,如果你没办法,那就我想办法,你听我指挥。”苦竹直接说道。
  “你不会真的对圣心法师动手吧?”曲溪眉头紧皱。
  “不然呢?你觉得我们去求他,他就会将千机盒交出来吗?那么重要的东西,他是绝对不肯交出来的。”苦竹说道。
  雨诗一句话都没有说。
  圣心法师对她可是有救命之恩的。
  现在这些人,居然连圣心法师都开始算计了。
  圣心法师这一辈子,可是做了很多的善事的。
  “要不先去谈谈吧,也许我们拿出一些东西,他就会同意呢。”曲溪说道。
  “你平时挺精明的,怎么现在变蠢了,如果你去谈了,他就肯定会有心理准备,那接下来想要对付他,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苦竹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曲溪问道。
  “在土城外面,故意弄一些中毒的人,聚集的越多越好,让他们全都倒在土城外,进去几个人让他治疗,然后将他引出来,只要他出了土城,那土城内的管理者就不能插手了,到时候我们远一点勾引出来,这样也就不会有人知道什么了,然后杀人灭口就可以了。”苦竹从不是什么心善之人。
  而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
  否则他也不可能走到今天。
  就算是圣心法师这样的人,他也下得去手。
  “一旦走漏了消息,那就麻烦了。”曲溪也明白,一旦走漏消息,那就是后患无穷啊。
  “这里除了你带来的人之外,都是我三竹教的自己人,你觉得我的人会出卖我吗?”苦竹问道。
  曲溪看了一眼雨诗,随后点了点头:“我同意合作,不过要是可以的话,尽量封印圣心法师,不杀。”
  “我不能给三竹教留下后患,杀!!”苦竹说道。
  曲溪沉默了片刻,随后点头:“杀!!”
  虽然她也不想动圣心法师。
  但现在鹿灵就在眼前了,她怎么可能错过呢。
  “明天出发。”苦竹说道。
  曲溪也是直接起身:“这是最后一次合作了吧!!”
  雨诗同样起身,不过她却走到了齐公子的面前。
  一直低着头的齐公子看到雨诗过来,他也是抬起了头,目光就这样看着面前的雨诗。。
  ————————
  Ps:四千字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