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极品全能狂少章节目录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协助调查

第二百七十一章 协助调查

    从此人的身影出现在审讯室,周辰便警惕的打量着他;年佑安看上去三十余岁,正是男人最黄金的年龄段。成熟稳重、有经济实力,凸显出三十岁男人特有的魅力。

    这个年龄段的男人比刚毕业的大学生成熟稳重、有经济实力;比四十岁以上的男人年轻、有朝气,魅力十足,很容易吸引女性。面前的年佑安无疑是此类男人的代表。

    面相姣好,英俊帅气,举止间还流露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如此年轻便当上一市的书记,估计一般的女人见到他都会心花怒放、恨不得投怀送抱,以求秦晋之好。

    纵然身为男人,周辰对年佑安的感觉也很不错。

    这种有魅力的男人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

    “也没什么交代的,昨晚管了一下闲事,从江龙帮手中救下几个人;没想到江龙帮竟然派人追杀我,为了活命,我只能被迫对吴歌下手,杀了他。”周辰一脸淡然,坦然的交代道。

    “对于你们江湖人来说,这很正常。”年佑安点了点头,看不出满意与否,继续说道:“但是,你可知道如此做你触犯了华夏法律?”

    “知道。”

    “既然知道为何要动手?就不能报警,让警察解决?”年佑安清澈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周辰,问道。

    “因为不相信。”周辰眼神直视着年佑安,坦然说道。

    因为不相信。

    呵……

    短短几个字就足以说明江龙帮在芜湖市多么嚣张,这话并不是周辰故意危言耸听,关键是江龙帮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能调查到他们居住地,大庭广众之下就派人追杀到宾馆。

    如此名目张大,警察怎么可能没得到消息?

    就算警察接到消息晚了些,可绝对不会在柳郦等人杀进南锣水湾后两个小时,警察才赶到。

    更何况自己被抓进警局,局长梁瑜不审讯案情,一上来便逼问自己是受何人指使,此事透露着古怪,根本无法不令周辰多想。

    年佑安笑了笑,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了两步,说道:“若是市民说这句话我还相信,可此话从你口中说出来,只会令我觉得是在找借口。没错,芜湖很乱,从上到下乱作一团,官员跟帮派勾结,草菅人命、无恶不作。可就算芜湖不乱,你也绝对不会报警。对付南京风家的事就能看得出来你绝对不会依靠任何人,只会靠自己的能力打击敌人。没错吧?”

    望着年佑安满是自信表情的面孔,周辰不可置否的笑了笑,说道:“看来你的身份不简单啊!”

    “跟你能比上一比,但应该也只是不相伯仲。周家未来继承人周辰。我没说错吧!”年佑安笑了笑,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说道。

    “没错,你打算怎么处置我?”没想到此人竟在如此短的事件内调查出自己的身份,周辰心中甚为震惊,看来此人身份不简单;并未将心中的惊讶表现出来,周辰耸了耸肩,问道。

    “你杀了人,触犯了法律;根据法律,足以枪毙。”年佑安表情淡然的说着,突然,话锋一转,脸上挂着一抹笑容,说道:“不过,你此举算是无形中帮了我,本来刚到芜湖的我还不晓得该如何开展工作。如今江龙帮被灭,吴歌死了,那江龙帮乱成一团,我的人会插入进去,找寻江龙帮与芜湖贪官勾结的证据,彻底将芜湖一些贪赃枉法的官员绳之以法。”

    “那就说明我不但无过而且还有功了?”周辰笑着问道。

    “就算此番打击芜湖黑帮势力你有功,可你毕竟杀了人,依据法律,你还是得受到处罚。”年佑安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瞥了一眼周辰,并未从对方脸上察觉到一丝的怒气,笑了笑,继续说道:“不过,上京市周家实力雄厚,足以让我卖这个面子。好了,你可以走了,扣住你的手铐应该困不住你吧!”

    周辰眼神凝视着年佑安,没有继续询问,手猛然用力。

    “咔嚓”

    拷在椅子上的手铐一下便被周辰挣开,从椅子上站起来,周辰并不多说,迈着步子朝着审讯室门口走了出去。

    走到审讯室门口,周辰停住了脚步,沉默了片刻,转过身,说道:“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受何人的指使,这份恩情我周辰记在心里了。”

    说完,周辰便果断的走出审讯室。

    对于年佑安以周家为借口,周辰自然听出来了。

    此事刚刚发生才几个小时,就算周辰立即给爷爷联系,年佑安也绝对不会如此快的得到消息援救自己。年佑安之所以放了自己,绝对不会是因为周家,至于他受谁委派,周辰也想不通。

    不过,至少自己已经被放出来了,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望着周辰绝尘而去的背景,年佑安摇了摇头,笑了笑,低声说道:“果然没错,是个骄傲的年轻人。”

    说罢,年佑安也没继续停留在审讯室,刚走出审讯室,便看到脸上血迹已擦拭干净,有几道伤疤的梁瑜带着一帮警察已将刚走出审讯室的周辰团团围住,看到年佑安走出来,梁瑜一脸阴沉的走了上去,质问道:“年书记,此人是杀人凶手,你身为市委书记也不能罔顾法纪,擅自将此人放了吧!”

    “罔顾法纪?哼……梁瑜,江龙帮在芜湖为非作歹、无恶不作,你身为警局局长不打击黑暗势力,还与江龙帮狼狈为奸,收受江龙帮高达两千万的贿赂,到底是谁罔顾法纪?”年佑安板着脸,气势逼人的问道。

    “这……这纯粹污蔑,是无中生有的事,我……我没做。”梁瑜神色慌乱,立即反驳道。

    “没做,哼……江龙帮有本账单,已经被找到了,纪委的人已经证实了账单的真实性,就连你在美国的几个匿名账户都查出来了,还说污蔑。梁瑜,你以为国家公职人员都像你这样,来人,将梁瑜缉拿归案。”年佑安浑身流露藐视一切的霸气,威严十足的命令道。

    在场的警察都面面相觑,眼前这两位可都是市里的大官,他们只是小喽喽,大神插架,他们哪里敢站出来,关键是下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若是站错了队,那以后的日子就不好混了。

    就在这时,几名穿着西装的人走了进来,看到进来的几人面孔,梁瑜立即一脸惨白,其中一人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一脸严肃的说道:“梁瑜,我们是纪委,根据调查,你涉嫌贪污受贿,买凶杀人,与黑帮勾结,请跟我们协助调查!”

    纪委。

    完了。

    看来梁瑜彻底完了,若是一开始在场的警察还不知道谁说的是真的,可现在纪委出现了,那便显而易见了。只要被纪委的人盯上,华夏的官员有几个能坦然接受调查的?

    站在一旁的周辰望了年佑安一眼,心中深深对此人的手段所折服。

    此人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