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极品全能狂少章节目录 > 第两千零四十一章 小试牛刀

第两千零四十一章 小试牛刀


  
  第两千零四十一章小试牛刀
  周辰将手中的黑色影杀紧紧的握在手中,本来他是打算将影杀交给少庭主的时候,找机会把少庭主给杀了,到时候这些黑衣侍卫群龙无首,对付起来也会简单很多。可万万没有想到上古仙器的诱惑竟然如此之大,可以让少庭主的手下心生异心。
  在这样一个复杂多变的仙界又有谁是可以靠得住的呢?周辰记得当时嗜杀道人在将玄冰酋长杀了之后那贪婪的表情,没有人会相信他还会继续效忠仙庭。只有自己够强大,谁也不愿甘心为奴。这便是仙界甚至是无论哪个世界都永恒不变的法则。
  可眼前这个五转仙帝的黑衣侍卫明显忽略了一个问题,他以为杀了周辰得到影杀之后就可以不吊仙庭了,可嗜杀道人一个九转仙帝在同时拥有一气化三清和影杀之后依然对紫衣护法和少庭主毕恭毕敬,他一个五转仙帝又算的了什么呢?
  很明显嗜杀道人比这个五转仙帝更加的了解仙庭的实力,才会一直在仙庭的手下韬光养晦,等待有一天的真正崛起。在这个五转仙帝的黑衣侍卫站出来的那一刻,周辰的脑海中只浮现出了两个字“找死!”
  无论是周辰胜了也好败了也罢,眼前这个黑衣侍卫都已经命不久矣。周辰胜了自然不会放过他,若是周辰败了就凭刚才他对少庭主的态度,想必少庭主也已经下了杀心。
  “就凭你有什么资格拥有上古仙器!还不赶快给我交出来。”那名黑衣侍卫冲着周辰大声喝道。
  “我本来就说要交给少庭主了,是你非要拦着,你是不是来搞笑的?周辰有些无奈的说道,他怎么也想不到黑衣侍卫竟然会找个这样的理由开战。
  “混蛋,别找借口,看我怎么收拾你!黑衣侍卫继续说道。周辰简直无语了,刚才周辰说的已经很明白了,自己要交出影杀,是他拦着不让,这个时候但凡是个正常人也会回答周辰的问题,就算是不回答也得找出个为什么不让周辰奉上上古仙器的理由才对。
  而这一句别找借口,真的让周辰说不出话来,强词夺理用在这个黑衣侍卫的身上简直就是太形象不过。
  周辰心里很清楚,就算是再讲道理,这个黑衣侍卫也是会答非所问,没有任何意义,可偏偏周辰心中就是有个爱讲道理的小矮人。非逼着周辰给黑衣侍卫讲道理不可。就得让所有人都看出来黑衣侍卫的阴谋绝不是为了少庭主和仙庭,只是谋求自己的私欲罢了。
  “我找什么借口了,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我都说了我现在就将影杀交给少庭主,你非给我过不去,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呀。<>”这下周辰已经将话讲的很明白了,这个黑衣侍卫不可能还有理由了吧,周辰怎么也想不到黑衣侍卫继续要再动手的理由。
  “你骂谁脑子有病?你是不是找死?”说着黑衣侍卫已经将手中的黑色战刀举过了头顶,对着周辰的方位就要砍下来。
  周辰知道自己说什么,黑衣侍卫都是要对自己动手的,他也就是想看看,黑衣侍卫到底能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等一等,能不能在我临死前将我手里的上古仙器交给少庭主你再动手?”周辰继续表演着,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黑衣侍卫的狼子野心,他想干什么都心里清楚的很。少庭主自然也不例外,但是他依旧是没有说话。
  如果这个时候黑衣侍卫忽然反水,就凭剩下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那个时候杀了他再杀了在场的所有人,鬼知道发生了什么,到时候仙庭追查下来,说不定这个黑衣侍卫还能被委以重任呢。少庭主自然是能分析的出形势的人。
  只有让周辰和这个黑衣侍卫互相伤害,到时候两败俱伤,还不是自己渔翁得利。保持沉默是现在最明智的选择。
  “我今天还就非得把上古仙器交给少庭主了,我就不信谁能拦的住我效忠仙庭的决心!周辰越演越入戏。竟然义正言辞起来。
  魅心在一旁看的也是一头雾水,更不要说媚柔和魅族的其他女人了,他们甚至到现在都有点分不清魅心请来的这个人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了。
  “少废话,看刀!”黑衣侍卫愤怒到了极点,他知道再让周辰说下去,自己不死在他的手里也要死在少庭主以后的秋后算账了。
  不讲理的人真是脸皮厚到极限了,才能干的出这样的事情,强词夺理都行不通了还能怎么办,只有动手呗,只有动手才能缓解自己内心的尴尬。
  “你个畜生,竟然连少庭主的命令都不听,看我不替少庭主清理门户!”周辰虽然耍嘴皮子,但是戒备之心可一点都没有放松。当黑衣侍卫的那把黑色战刀落下的时候,自己一个转身便巧妙的化解了这波攻势。
  黑衣侍卫眼看一击不中,赶紧将战刀横着冲周辰再次砍了过来。周辰早就知道他会有这招,双脚轻轻一点地,腾空而起。当黑色战刀来到自己正下方的时候,周辰忽然左脚对着战刀轻轻一踏,整个身体都找到了着力点,右脚对着黑衣侍卫的脸门直接踢了过去。
  啪的一声,黑衣侍卫怎么也没有想到周辰的速度会这么快,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直接被周辰踢到了脸上。
  双手紧紧握着的黑色战刀也因为脸部的巨大打击,而松开了,巨大的惯性直接让黑色战刀甩向了少庭主所在的位置。<>
  “护驾!”围在少庭主身边的黑衣侍卫看见这突如其来的战刀直直的劈向少庭主,全都慌了,又想用身体保护少庭主,又是害怕自己被这战刀一下劈死,左右摇摆不定。少庭主眼见战刀就要劈到自己的脸上来了,直接将离自己最近的一名黑衣侍卫抓到了自己前面,战刀一扫而过,黑衣侍卫又被少庭主抓的死死的,连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砍下了头颅,一命归西。
  本书来自//x.html